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巫 guó 度

乌龟公墓~~~~

 
 
 

日志

 
 

(原创)瞎子(一)  

2009-08-12 15:23:10|  分类: (原创)瞎子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在六年前,一所核发电站发生爆炸,造成核泄漏事故,被泄漏的强辐射物大量散播,对周围几平方公里的地域造成直接污染。这次灾难中,距离核电站5平方公里的一座市镇人民全体成功撤离,但依然有30多人遇难,其中有20人失踪,事后19个失踪者已经找到了,而唯独一位教授至今毫无音信。相关媒体也曾透露过此次灾难,但后来因为某种原因相关媒体一一被查封。

从此以后,那座城镇便成了一座荒废的地域,曾经在那里居住过的居民也没有一个人敢提起过那次事件。

 

第一部分

(1)  探望

夏天是难熬的,尤其是今年的夏天,每一天的太阳总是那么贱,非晒得我们汗流浃背不可。

而今天,太阳总算听话一点了。

当我轻轻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手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来电的是我初中同学,看来该是出发的时候了——终于有这么一天,可以和以前的同学一起10多人去探望初中的母校。 

下午,天气阴沉闷热,层层的白云堆在天上,犹如一张苍白的脸。这应该是暴雨的前奏吧,可是都很久了,天却没下过一点雨。校园外都是公路,却安静得很,也没有一丝人烟,在我印象中,这片区域一直都是很热闹的,白天时候总是人来人往,一片热闹,可现在,到底怎么了?一种疑惑充斥着我的大脑。

到了学校的时候,和我一起的同学大多都来到了,包括在我眼里一直是身体孱弱的女生霏阳,她长得挺可爱,1米6的身高,苗条的身材,中长的头发披在肩上,穿着一间蓝色的衬衫还有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戴着一副无框眼镜,一双大而晶亮的眼睛令人看起来似乎她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不过,她的确很小,因为她是属蛇的,我们都属龙。

见到霏阳的时候,她正和小学时就混得很熟的两个女生说笑,女生和女生说笑,做男生的自然也很难插口,不是找不到话题插口,而是根本不留任何机会让你插口。于是我就只好把身体靠在走廊的拦河边看风景想东西。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怪叫,周围的喧闹声戛然而止,细心一听,似乎声音是从一楼上二楼的梯口传来的,我们集中的地方是教学楼的二楼走廊处,那里和当年的一样,是一个环状的三角形——真是奇怪,一直以来学生搞什么聚会,什么活动集中的当然是广场或者是比较空旷点的地方的,这次竟然奇怪得很,要我们到二楼集中,我不知道这次活动的主角Joe是不是想耍什么怪花招。

那声怪叫的确是从楼梯口的地方传来的,听起来好像是人怒吼的声音,但从语调中似乎充满着一种痛苦。那声音只出现了一次就消失了,再也没有听见过,但周围却寂静依然,寂静得令人窒息。

不过,这一种窒息很快就被一个声音冲破了,就在我们所有目光都注视着楼梯口的时候,突然“哇!”的一声冒出了一个黑黑瘦瘦的身体,使得周围的人都吓了一大跳,尤其是那些女生,她们被吓着了马上对着他大骂起来,他就笑着说:“哈哈,玩一玩而已嘛!”

我吐出了一口气,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嘿,Joe啊,你真是有空,可把我们的男生给吓着呢!”

Joe一听,便显出了一副很得意的样子,看来他很满足他的这套玩笑,可是,之后他又问:“你们说我的玩笑都把你们吓着了?不会吧,我只是突然把头冒出来而已嘛,都把你们所有人给吓着,哪有这么夸张!”

“不是啊,你刚才这一声音真的很恐怖,都把我们的说话声截住了。”我笑着接着说:“你最近是不是发明了什么新奇的东西了?造了个这么恐怖的声音出来。”

“啊?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哦!”Joe满脸疑惑地问。

“哎,他这个人就是爱打死不认!是他做的人证物证俱在他也是不肯认的,你说什么都没用!”李容说道。

“喂,我说的可是真话啊,如假包换的真话,我大学忙得很,哪有时间搞这种玩意儿!”Joe争辩道。

“我才不信呢!”

“喂,别吵了,只是个玩笑,别把小事闹成大事了,翻脸易和好难啊。”最后还是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争辩声才停了下来。

然后我问Joe我们的人到齐了没有,他看了看登记要来的人的名单后说:“嗯,都来齐了,我们上去找老师吧。”说完,他带头走了上去。

 

(2)  被困

 

今天的确很奇怪,但我们同行的15人居然没有察觉到什么。

我们上到了四楼,可和之前的二楼和途经的三楼一样居然没有一个人的迹象,甚至连人的声音也没有!虽然是暑假,人们都回家了,但学校至少也应该有几个人在啊,哪怕是一两个保安,怎么就只有赵老师一人呆在学校里呢?真的很奇怪。

上了四楼,沿着A教学通往B教学楼的楼道,我们找到了B-402——赵老师的办公室,敲了许久的门,没人,是暂时出了去吧,于是我们就站在外面等了。等待是比较郁闷的,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不过好在我们来的人算多,因此我蹲在墙边单是听男男女女说笑就不觉得沉闷。我最好的同学Joe是一个健谈的人,什么人都能够说得上,因此在等待的时候他自然会到处找女生搭讪。

我一直蹲在角落旁蹲了许久,脑子里一直在想着一连串游戏,尤其是恐怖游戏,恐怖游戏是我的最爱,也许因为它能给我刺激感,因此每次空闲的时候我都会回想游戏里面的场景。这时,一个尖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想,我抬起头,一个身高和霏阳差不多的女孩站在了我的跟前,略圆的头型,一双深邃的大眼睛,还有白白净净的脸蛋,我想这是她最能吸引人的地方了,和许多女大学生一样,她也留有一头乌黑的长发,还有穿着一件白和粉红相间的衬衫和一条黑色牛仔中裤。

我看了看她的样子,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不过后来我终于认出来了,她叫李丹,在初三时是级里面的尖子生,只不过那时候我只见过她一面,因此在记忆里她便很模糊了。她也和我一样没什么话说,只是站在我旁边看其他同学说笑,不过偶尔也有几个男生找她搭讪,但也都说不了几句话。

她也是不怎么爱说话的人,起初我以为我和她聊天肯定也是聊不了几句话的,但“事与愿违”,我和她聊起天来也可以搭得上很多句话,虽然话题是平凡不过的问候语之类的东西,聊了几阵,我终于明白她不爱说话的原因——她和男生聊得太多了!聊得太多,也会厌倦的吗?呵呵,也许吧。

我和她聊着聊着,长得比较壮的大杜突然大叫了起来:“喂,阿Joe啊,我们已经等了整整一个小时都差不多了,赵老师呢?他到底是不是在学校里的啊!!”

“厄,那我打个电话找找他好了,兄弟少安毋躁。”Joe拿起了手机,打起了电话,周围继续是一片聊天的声音。本以为Joe会给我们一个好消息,可是当他收起电话的时候,他却摇了摇头,无奈地说了句:“电话打不通,说欠费了。。。。。。”

“什么?!”李容很诧异,更不用说周围的人。

“那,那我们怎么办好啊?”周围的女生说。

Joe吹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头摊着双手,“那就没办法了,活动只好取消了。”

周围传来了一片片失望的叫声,众人扫兴地往来的地方回去。活动宣布取消,纵然是令人失望的,我也很失望,本打算见到赵老师以后一定会和他大谈特谈,谁知。。。。。。唉,算了,还有大把机会,说不定以后经历多了,和老师谈话的话题就会更广呢。想到这里,我笑了笑,继续和李丹谈起话来。

可当我准备出声时,那声吼叫再次出现,而且是那么清晰,周围的人也听见了,但他们却以为是Joe又在搞恶作剧,便个个目光瞪着他不放。

“喂,真的不是我啊,你们不要有得抵赖就抵赖我喔!”

“还说不是你,快拿出来,你想吓死人不成?!”和李容一起走的伟基性子比较暴躁,他一听Joe还在为自己的不雅行为作辩护,就对Joe骂道。

“真的不是我啊,和你们说了N遍了,唉,不和你们说,我自己走!”Joe生气极了,他说完这句话,便撞开了前面的人走了。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许久都没有人说话,过了一会儿,李容看了看表,便对众人说:“哎呀,这么快就4点了,家里有些事,我回去起码要1个小时,我先走了。”李容一走,伟基也跟着走了。

但就在李容和伟基二人走到楼梯处的时候,吼声再次出现,传来的地方恰好是我们上来四楼时的那个楼梯下!

“妈的,死人Joe,想报复。”伟基愤怒地说,“看我怎么对付。。。。。。”可当他说到对付两个字的时候,恐怖的事发生了,楼下传来了第三声吼叫,可那声吼叫不同于前两回,那声音长而且刺耳,犹如某个人正拉动着一条因年久而严重损坏的琴弦,音调中带着无限的愤怒,接着,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知道不是Joe的恶作剧,李容、伟基两人怔住了,我的心跳也随着那声刺耳的吼叫而开始加速,额头上也微微冒出了冷汗,双脚似乎也在颤抖着。然后,轰隆一声,地面开始振颤,周围的人开始乱了起来,女生蹲在了地上大哭,一向胆怯的张全被这一地震吓坏了,连忙大叫着往通向B教学楼的楼道逃跑,可是这时候楼道处突然掉下了一个铁栅栏,把楼道的出路给封锁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地震终于平息,可是等我们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声吼叫再次爆发,伴着这声吼叫,一个头戴铁盔,双手套着锋利爪子的壮汉从四楼楼梯处窜了出来!哇,天啊,不是我们眼花吧,怎么,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这样的东西来的?我们10多个人同时都怔住了,那个壮汉看起来就像一个古代被囚困在监狱里的犯人,穿着一条几尽破烂的黑色裤子,脚上还系着一条铁链,上半身的皮肤粗糙发红,像被火烧过一般;头上戴着的铁盔把他的头严严实实地封住了,只露出了一双眼,那双爪子足足有半米多长,在光线的照射下闪着刺眼的光。看着这身着装,我们几个人已经意识到会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更不用说看见他双手上套着的那双比刀还要凌厉的爪子。

就在我们都被惊呆的时候,壮汉再次怒吼,然后不停左右来回地挥动着他的爪子,伟基李容二人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上。

我见情势不妙,于是大喊:“李容,伟基,快走啊!”可是无论我如何大声喊,他们俩根本听不见,因为在我刚喊出声的时候,他们俩的头已经不见了!随后,我清楚地听见壮汉身后的楼梯倒塌了。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