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巫 guó 度

乌龟公墓~~~~

 
 
 

日志

 
 

(原创)生理恐怖系列之天灾人祸(二)  

2009-10-09 23:45:10|  分类: (原创)《生理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嘿,你刚才说的‘Eight woman’是不是说我啊,哈??”女子龇着牙用手指抵着佳遥的肩膀道。

“什么Eight woman,我是说Eight woman are good呢!——八个女人很好。”吴佳遥道。

“什么Eight woman are good,你语法错误居然还这样嚣张——Eight woman you are good!——你分明就是骂我——‘八婆你好o野’,你这个小子别以为我不懂香港英语!!”女子揪着佳遥的耳朵道。

“喂喂,别动粗了好不好啊,你动粗了就不漂亮了。。。。。。哎哟,痛死我咧。”佳遥假装求饶道,因为以他强健的体质,他根本不觉得疼。

“你别耍花样了!还有,你快给我扔掉那盒令人作呕的东西。”女子放下了揪耳朵的手,转而使劲拧住佳遥背上的皮肤,拧得佳遥直叫痛,这次他真的痛了。

“什么作呕的东西,这可是我老师临终前的遗物呢,他叫我好好保管的。”佳遥争辩道。

“既然是遗物就得放到别处去,别放到冰箱里,冰箱可是放食物的地方,你居然拿来养你的宠物。快给我放到别处去!更别在我的视线里出现!!”

“小姐啊,只不过是些小动物而已嘛,又不会发臭。。。。。。”佳遥话音未落,门外的铃声响了起来。

“你看着吧!”女子走去开了门,进来的是天龙。

“哎呀,你终于肯回来了。”

“不要意思啊,韵仪姐,让你和其他人久等了。”天龙不好意思地说。

“没什么所谓了,你学习重要,哪里像我们的佳遥,不学无术的!”说着,韵仪愤怒地瞥了瞥角落旁的佳遥。

“喂,你别乱说哦,不学无术的话哪有可能上到研究生!”

天龙见佳遥坐在地上一面狼狈的样子,便问:“你们俩又怎么了?”

韵仪正想开口,佳遥却抢着说:“没什么,只是些小事罢了。”

韵仪一听,便把头甩到一边去,天龙笑着说:“嘿,你们俩可别这样了,好吗?芝麻蒜皮的小事就互相忍让一下吧,闹翻了可不好噢。”

“我才没他这么好气。”韵仪不好气地走了,等她不见以后,天龙对佳遥作了个鬼脸,“哎,刚才我在门外就听见你的女朋友的声音了,以后。。。。。。可没那么自由呀。”

“天龙,你也知道的她的性子的,老是找我们俩出气,我和她什么女朋友啊,我真后悔我当初为什么会那么蠢,三两下子就上了当!我想啊,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分手就有份!”

“那也不要这样说,她虽然有时候凶了点,但得时刻靠你的保护哦。”

佳遥站起来,假装气愤的样子。天龙无语了,但还是笑了笑,为他们俩的别扭而笑。

当然,天龙是反对佳遥的想法的。毕竟,佳遥和韵仪能走在一起,是他们的缘分,既然是缘,双方就该好好地珍惜。与他们住了这么久,天龙早就已经把他们俩的性格摸得一清二楚了:一个爱玩笑,一个刁蛮任性;一个够强健,一个至红颜,玩笑与刁蛮,壮郎与美女,本来就是完美的一对,令众人包括天龙在内渴求也不可得。女孩一个不愿意,做男的佳遥就该忍让忍让一下,否则闹得双方不合了,分手了,可不是件好事。况且,天龙最喜欢韵仪姐这种性格,因为在他看来,家里若少了个刁蛮任性的公主,生活岂不会变得更加枯燥?~~~~~~

但是,从更深的角度说,相比爱情,天龙更觉得友情的重要。友情,虽不讲究男女情爱,但它与爱情的共同点都源于缘分,但不同的是,这份缘比情缘更深刻,更能风雨如磐。

李天龙和吴佳遥两人之间的情谊,就是一段真挚的友情。他们俩相认识是在三年前的一个夏天的晚上。那年,天龙是高中生,佳遥是大三的学生,他们相互了解是在网上。

那时候,佳遥正在筹备考研,天龙就准备高考。于学习压力的沉重,学习竞争的残酷,天龙对上大学的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于是,他只有每天晚上都呆在电脑旁边,借着电脑网络游戏这一虚拟世界里的虚幻景象来麻醉自己。那时候的他是绝望的,原本是个对前路充满希望的他,因为考试的屡次失败导致他的好胜心彻底崩溃。于是,即使是离高考仅剩一年的时光,他都无法振作,因为失败后的他认为大学梦只与那些成绩优秀的人有缘,大学根本不是他人生的归宿之一。这样,半年过去了。

然而,有一天晚上,当天龙在QQ游戏里认识了一位网友以后,这位网友的启迪却影响了他的一生。这位网友,就是长他三年的吴佳遥。

考研的压力是很大的,可每一天佳遥都会坚持上网以作短暂的缓冲。认识了天龙以后,他们彼此间都会相互交谈,你谈你的高中压力,我谈我的大学生活,学校生活枯燥了,两个人便会开起了玩笑,佳遥是个有趣的人,自然发出的古怪东西都会逗得天龙哈哈大笑。而有一天晚上,当天龙向佳遥讲述了他对前途充满渺茫的时候,佳遥立即脱口而出地说了一句话,天龙一听此言,便突然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原本忧郁的神情也终于平静了很多。永远也忘不了这句话:假若你一直就认为你的努力是白费的,根本和大学挂不了钩的话,那么,全中国一大片高中生岂不就是和你同类?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全国的大学生就是少之又少了!

对于佳遥来说,或许这只不过是一句无所谓的话,但是对于天龙,这位崇拜佳遥,羡慕佳遥能考上大学的学生来说,这可是个极大的鼓舞,一句话的分量就在这一时刻体现了。于是从那一刻开始,天龙重新振作,发奋图强;佳遥身在大学,为考研而努力,同时也在天龙不时地支持下坚持不懈地攻读他的土木工程学。

他们间的友谊就是在不断的相互鼓舞下建立的。两位青年披荆斩棘,终于各自以高分的成绩考上了大学。

大学,是个自由的天堂。大学的日子更令天龙真正见到了仅在网络上见过面的佳遥。两人一见面就相互开怀畅饮,关系亲如兄弟,犹如《水浒传》里的每一位好汉们。后来,为了节省生活费,天龙便带着佳遥在他舅舅的家里住下。

天龙是一位孤儿,从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于是好心的舅舅就把他收养下来,他的舅舅是一名警察,当年任广州市一警局局长。如今,局长退休了,便回了粤北的家养老安度。

在佳遥研究生的第一年,他认识了刚大学毕业出来教书的杨韵仪。

杨韵仪是一个喜欢留着一头乌黑中发,戴着一副浅紫色镜片的眼镜,一米六身高的清秀女孩。

听人说,她曾是一个富家千金,从小就被父母娇生惯养,变得爱打扮,喜欢展示自己。

可是,世间的事又有谁能够预料得到呢?后来,她的家衰败了,家人因之而爆发了严重的矛盾,甚至还酿成了家破人亡的惨剧。面对家庭的破灭,她毅然背弃了父亲,独自一个人生活。

在城市里,她独自一人打工赚钱,供自己读书,后来,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广州某大学,就读师范专业。四年的大学生活,她接触过不少人,也经历过不少事,于是进入大学以后,她变得善解人意,学会了照顾同学,更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慢慢的,她变成了一个富有爱心的女子。也许,是她开朗、体贴、美貌、博学多才的缘故,她成为了大学很多男生追求的对象。曾经,她就认识过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是个家庭很不错的人。

记得那一天,当韵仪下课,跟着同学们一起离开课室的时候,书包里的电话响了。打电话来的是那位她认识不久的男生小古。小古是个很不错的男生,也许是对韵仪一见钟情的缘故,从那天起,每逢休闲他都会打电话约上韵仪去玩,甚至午饭晚饭时间他都不放过。与小古相处在一起,她的生活便从单纯的学习变得更充实起来,她喜欢打扮,小古愿意为她花钱;她喜欢旅游,小古也有求必应。校内校外,当许多女生围在一起,看见他们俩的时候,她们都会向韵仪投向羡慕的目光,当然了,像她那样能够认识到一位愿意为她付出的男生,有哪位女生不会羡慕?

但是在韵仪心里,这样的纨绔子弟并不能令她生任何感觉,虽然她同样生在富裕的家庭里,和那个男生有共同的语言,但是她不喜欢,所以,后来,当小古真正向她表白的时候,她毅然拒绝了。富裕的家,虽给予她很好的生活,但她已经厌倦了,那些花花公子,给她的并不是幸福,因为纨绔子弟从小就是被宠坏的对象,他们的意识里,谈女友只不过是为了增加乐趣罢了,玩厌了就找另一个,根本不会顾女孩的感受。她是一个为情认真的人,因此她根本不会受到那些男孩的花言巧语的诱惑,同时,大学四年她只渴望能够用功地学习,出来以后能够出人头地,因而,四年来她根本没想过会跟某男生走在一起。

她喜欢玩笑,稚气未脱,喜欢玩耍的性格令她成为了集体里的一个开心果,虽然她喜欢笑,而真正给予她快乐的,都是那些平凡的人。因此在学校里,凡是她主动交的朋友,都是那些家庭不怎么富裕,不喜欢炫耀自己的男生女生,因为在她心里,只有这些同学,才愿意认真倾听她所倾诉的一切。她很反感那些因男生英俊而且有钱而倾向之的女生,因为她认为,这样的女生对感情没主见。

四年后,她毕业了。在毕业以后的某一天,她应了同学的邀请到了粤北旅游,也就是那时候,她认识了吴佳遥。只有吴佳遥,才是她真正倾慕的男子。他们俩相认识,是在六月的某一个晚上。

市区的夜晚,是一个灯火阑珊的夜晚。某一所花店内,同学小如问:“韵仪,那束花你觉得怎么样?”

韵仪笑了笑,说:“白色的喇叭花,挺不错啊,挺适合你的。”

“谁说的,我喜欢,他未必喜欢哩。”

“呵呵,喜欢了哪一个男孩了?”韵仪笑着问,小如满脸绯红的。

“呵呵,说啦,我很好奇哦。”

“你别这样嘛,你揍你啦!”小如笑着打了韵仪一拳,就像打她的男朋友一样。

“哎哟,你好暴力啊,你打了我,可要说是谁哦。”

“说了你也不认识,我说来干嘛。”小如说着,就一把把那束花扔到了韵仪那里,说:“好了,给你了,你就送给你的男朋友吧!”

“喂,你别乱说啊,我哪有男朋友。”韵仪很不满地说。

“呵呵,很快啦,你这样美丽的。说不定,站外面那个戴眼镜的就是你未来男朋友呢。”小如说着,把目光投向门外。韵仪双手捧着鲜花,“别胡说好了,英俊的我可不喜欢!”笑着顺着小如的视线看了看门口,顿时眼前一亮。门外的确站着一个男孩,高高的身材,一身的健壮,穿着一件黄色的衣服和一条灰色中裤,带着一副无框眼镜,从那套衣着,还有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透露着一种平凡中而不平凡的气质。

韵仪呆呆地注视那个男孩,小如偷偷地笑了:“呵呵,我的估计没错了吧,看他的模样,肯定是个不简单的男生哦。”韵仪微微低下了头,这时又听到了小如的声音:“嘿嘿,你看看,那个男孩在看着你哦。”

韵仪的脸红了,她抬起头的时候,那个男孩便对她会心一笑,韵仪也笑了,但此时她的脸上泛起了更浓的红波。小如得寸进尺,于是趁旁边的女孩没有注意的时候走到了男孩的身旁,说道:“那位哥哥,呆呆地站在这里,在干什么哪?”

“哦,没什么,我在等一位朋友啊,他就在隔壁买东西,我趁着无聊就来看看这里的花了。”

“哦?是吗,我这里有一朵花更美哩。”说着,她对这韵仪使了使眼色,韵仪便低着头躲进了店里。从这一刻起,韵仪便对那个男孩产生了一种感觉,也从这天晚上之后,每当她想起那个男孩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甜甜的味道在。

“究竟那个男的有多大呢?他有没有女朋友呢?”她总喜欢这样想着,因为她发现,她自己的心已经倾慕于那个男孩了,以前总认为自己不会这么容易暗恋人,谁知道现在才发现,原来她也有暗恋人的时候。

而几天以后,一次偶遇下,她再一次见到那位男孩,那时候正是夜幕降临的时候。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当时正是天黑的时分,她出于一时的好奇跟随着几个朋友到了学校的后山去探险。后山,在这所大学的学生眼里一直是一个不安全的地方,而那个一向喜欢刺激的韵仪就自信地领着头,带着身后两个朋友在山上逛。果然,那天晚上,他们三人出事了。几个男人带着狡黠的笑看着三位女孩的时候,其中一个男人对着韵仪想动手脚。年轻的韵仪不知江湖险恶,经对着那几个男人摆出了一幅骄横的脸。男人们互相看了看,便感觉那个女孩可爱极了,便对她动手动脚。她旁边的两个朋友,早就害怕地缩在了一个角落里连声都不敢出。见男人们玩起真来,韵仪就害怕了,她不断地后退着,一个男人走在了她身后把她抱了起来,韵仪便大叫。

但这时候,那抱着韵仪的男人身后传来了一个洪亮的男声,那几个男人一转头,见一个戴着眼睛,穿着一身朴素衣服的男生正怒视着他们。韵仪趁机摆出了一副无助的样子,向着那个她倾慕的男孩大喊救命,那几个男人见对方仅有一人,以为他不堪一击,谁知其中一个刚冲上去正挥起一拳,那男生便向侧一个躲闪,然后顺势抓起那男人的拳头一把把他摔在了地上。其余几人见状便一起冲上去,而男生没有后退,就只一拳,一推,一踹,那几个人便倒在了地上呻吟。

然后,男生对着呻吟的几个人说道:“我警告你们,别让我再见到你们做出这等事,不然就不是现在这么简单!”几个人连忙点头,狼狈地向山的深处逃窜。

韵仪连忙冲上前,双手绕在男生的颈上吻了他一下,男生便害羞地推开了她,说:“女孩子人家的,这么晚了在这里闲逛,很不安全的,快点回去吧。”谁知韵仪竟说:“不,我要你带我下去。”

“我。。。。。。”这时,韵仪的两个朋友走了出来,一见男生便大叫:“哟,佳遥师兄,你怎么会?”

韵仪惊奇地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男生,“你说,他就是你们俩常提起的那个吴佳遥师兄??”两人点头。一阵惊喜万分,韵仪便大笑着紧紧抱住佳遥。

于是从那一天起,佳遥的英雄救美,顿时成为了学校一个佳话。也在那时起,韵仪真正地爱上了佳遥,佳遥也在朋友们的支持下接受了她的爱。。。。。。

当然了,在天龙看来,佳遥喜欢说话而且为人有趣,细心体贴,才高八斗而且身壮力健,最关键的是和韵仪的性格合得令人无话可说。两个这样的人,走在了一起当然无人说不是。

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只能作为一本无形的纪念册,永远地刻画在他们每个人的脑海里,让它成为他们人生美好的回忆。

 

吃过饭以后,韵仪和舅舅、舅母收拾碗筷去了。

佳遥坐在大厅的椅子前悠闲地看着电视,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便冲了上楼。

“嘿,天龙,我有些东西正想拿给你看呢。”此时,天龙正在玩着手机,听到佳遥向他说有东西看,便好奇起来。

“哦,什么东西?”“有东西就拿来吧,我可是第一次见你这样神秘兮兮的。”

“嘘”,佳遥忽然压低了声音,“别这么大声哦,如果给那个Eight woman听到了,她可会注意我们的呢。”

天龙暗暗地笑了,“‘Eight woman’,哈哈,人家可是个美女哟,干嘛叫八婆。”

“唉,别管这么多了,想不想看东西的,跟我来!”说着,佳遥拉住了天龙。

他们俩偷偷地走到了一楼的冰柜旁。打开冰柜,佳遥小心地从底部拿出了一盒用黑色胶袋蒙住的东西。

 

下午时分,天气一片昏沉,株式会社废制药厂外空地一片空旷荒凉,犹如战争过后的战场,沙砾碎石铺满一地,泛黄的野草在阴风的吹拂下前后摇晃。

空地上,两个穿白大褂的年轻人在一块大石上闲坐着,其中一个略有点胖的嘴里叼着一根烟,正和旁边的戴眼镜的谈话。这时,一个身穿休闲装的高大男子走来,两人立即站起来,略有点胖的青年对那男子说道:“李先生,你安排给我们的我们都做好了,冰柜已经搬到厂房里面了。”

男子点点头,戴眼镜的年轻人看了看身后阴深的厂房,显得有点顾虑地说:“但是,要存放这些东西,单单用现成的电源可不行啊。”

“这个我知道,你们不必担心,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样本未得到手我们不应该想太多。”男子说着,走进了戴眼镜年轻人身后的厂房。

厂房内,一部一立方的正方形无菌实验台摆放在最里边的一个墙角旁,旁边放着冰柜,还有几瓶标签上注明“毒气”的高压瓶。男子环顾了四周,同意地点点头,然后对两名年轻人道:“相当不错,设备总算齐全,明天只要带来工具,我们的挖掘工作就可以正式开始了。地下的样本可是宝贝,绝不能暴露我们的行踪,一切秘密行事。”

“是!”

 

佳遥看了看外面才轻轻地把房门关上,旁边的天龙疑惑地问:“又不是传家宝什么宝贵东西的,干嘛要这样神秘啊?”今天的佳遥,在天龙看来真的是出奇的诡异,在他的印象中,佳遥这个人从来就没有什么隐私可言,而今天如果有客人进来见到他这样的举动的话,客人肯定会说他是个小偷。

佳遥关上门以后,就把一个用黑色胶袋包裹的东西小心地放到地上,拉上窗帘,然后笑嘻嘻地说:“天龙兄,今天我可要给一件珍贵物种给你看哦,你注意看了。”

天龙“哦”了一声,不相信的样子,佳遥一手把黑色的袋子揭开,露出了一个透明的几乎密封的盒子。就在这时候,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当天龙看清楚盒子里的东西时,他马上像被蛇咬了一样腾的一声跳了起来,“啊”的大叫,幸亏被佳遥迅速掩住了口。

“别这样大惊小怪,好不好。”佳遥直到把受惊的天龙镇定了以后才轻声说道。

“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的??”

“这?”

天龙倒吸了一口冷气,涌上心头的寒意令他瑟瑟发抖,先前梦到的雪景惨剧又一次地显现在他的脑海里。小小的盒子内,放有一个白色的蚊帐,蚊帐内,居然是一群黑色的蚊子!蚊子在里面蹿来蹿去,发出“嘤嘤嗡嗡”的声音,在它们聚集的地方,有一块灰白色柔软的东西,外表粗糙中泛有点点红斑,底下还有一层乳白色的液体,像尸体腐烂一样的臭味扑鼻而来。

天龙一个转身,便哇的一声把刚才吃过的饭都吐了出来。旁边的佳遥一看就是一脸的疑惑,等到天龙吐完了,他问道:“噢,天龙,你不是不怕这些东西的吗,为什么今天居然这样的反应了?”

“没事,没事,只是有点出乎预料而已。”天龙满脸痛苦的样子,等他好点以后,便问:“为什么你有这些东西的啊?”

“很怪吗?有这些东西很正常啊,我的唐教授给我的,我就有咯。”佳遥狡猾地笑着,他又看了看天龙,“你不是要继承父业,出来以后做警察的吗?怕这些东西可不行啊!”

这时,天龙突然站起来,神情严肃,“佳遥!我告诉你,你别在我眼前提起“警察”两个字,行吗!?“

“啊,哈哈,我忘了,别这样气愤,好不好,我和你开开玩笑而已嘛。” 佳遥笑着把天龙按回到地上坐下,说:“你的性格永远都是那么个样子的。”

 “什么意思!”

但这时候,佳遥并没有接天龙的话,而是突然一下子变得平静了,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似乎有很多的辛酸埋藏在心里,呆了一会儿,他说:“唉,我的唐老师他去世了,临终前他托付我要把这些东西看好。”

“什么?你说什么?唐伯伯他,他怎么去世了?一个星期前他不是好好的吗?还会走还会说笑啊。”天龙很出乎意料。

“我也不知道,前天我到了他的实验室以后,他就直接把那东西给我了,之后,第二天他就。。。。。。”

房间里顿时一片沉默。

“那么,你打算怎样照顾它们呢?”天龙问。

“尽力而为吧,能照顾就照顾,我不懂这方面的东西,你是读生物的,有些事还得需要你帮忙。”佳遥说。

天龙吃了一惊,说:“我。。。不行!唐伯伯的遗物我哪敢轻举妄动,加上这些是他多年的研究成果,我恐怕。。。。。。”

佳遥看出了天龙,毕竟是多年的朋友了,他的性格佳遥哪不知道?为了让天龙更相信自己,佳遥拍了拍天龙的肩膀,说:“别这样子,做朋友这么多年了,我不会看错人的,试问,你是读生物的,我是读机械的,要让一个读机械的养非机械的东西,行吗?放心吧,我信得过你。”

“万一。。。。。。”

天龙还是很不自信,佳遥接着说:“万一出了差错,错的是我,不是你,OK?”

天龙苦笑了一下,拿下了放在自己肩上的佳遥的手,说:“那也不可这样说,我们是好兄弟来的嘛。”说罢,两人一起笑了。

笑毕,天龙又看了看盒子里的小动物,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就问:“为什么这些蚊子是吃肉的,蚊子本该是吸人畜血液的啊?”

“教授说过,它们并非普通的蚊子,它们是一群导入了苍蝇消化基因的蚊子,所以食性才大变,至于教授为什么要把这个东西交给我,我就不清楚了。”

“他没有告诉你吗?”佳遥摇了摇头。

把蚊子包好,佳遥说:“好了,别看这么久,韵仪最恨这些东西,万一她知道我们把动物放在房间里,可不是件好事。”佳遥说到这,门突然“砰”的一声打开了,“你们在干嘛!!”是韵仪的声音。

“啊啊,”佳遥张着嘴,“在说你漂亮呢?”天龙说道。

而韵仪这时似乎没有听到他们的话,因为当她进来的时候,她猝然看见前面的窗外有一个人头状的黑影。佳遥转身一看,立即条件反射地大叫:“什么人!”随后跑到了窗前,拉开了窗户,而这时,黑影不见了。天龙跑到了外面的阳台上,寻找神秘黑影的踪迹。

黑影瞬间消失,女孩便以为见到鬼,于是原本的架势一下子没了,佳遥回到原位抚慰着女孩,受惊的韵仪像宠物一样把头埋进了佳遥的怀内,佳遥轻抚她乌黑柔顺的头发,柔声说:“没事的,宝贝,有我在,你不用害怕。”声音如此温暖,暖和着韵仪的心。

     原本喧闹的气息,就在这一刻被神秘的黑影打破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