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巫 guó 度

乌龟公墓~~~~

 
 
 

日志

 
 

(原创)生理恐怖系列之天灾人祸(三)  

2009-10-09 23:46:14|  分类: (原创)《生理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 

 

 夜晚,电话铃霎然响起,打断了连绵不断的键盘敲击声,某女子接过电话,是一声缓慢而严肃的男声,“经部队队员们的共同决定,这次任务就委派你来执行,请明天准时到总部来报到!”

     “是,知道。”女子回答,片刻,她问:“是了,请问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的目标人物是谁?”

      女子的好奇心原以为可以得到完美的答复,谁知道对方却说:“你现在没必要知,明天你自然就知道了!”电话断了,女子咕隆着,背靠在办公椅上注视着窗外灯火阑珊的夜街。

     外面,韵仪正喋喋不休地对佳遥说着话,佳遥就一边走,一边点头说是,天龙就自己一个人走着,左右环顾四方,像个小孩子一样在找着新鲜的玩意儿。见到这一男一女,女子钦慕地笑了笑,他们可能是一对情侣吧,不然女的怎么会和男的有这么多话说呢?想到这里,女子感觉到自己其实不过是个孤独的人罢了,一个又一个的任务,整天都要忙,这样劳累,又没人关切地问候一下她,现在,如果有一个肩膀给她靠一靠,那该多好啊。她把目光移到了情侣旁边的那个男孩上,眼睛一阵发亮。

 

    繁华喧闹的大街上。

下雨了,下雨天总会令人感到烦恼郁闷,尤其像蚁小华,这个刚被娱乐厅老板解雇的服务生。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下的街道依然有来来往往的人群,蚁小华右手拿着啤酒,唱着他最喜欢的流行歌曲,在路上一摇一晃,偶尔见到人,他便笑着和他们打上招呼。他平时不会这样,他是个内向的人,起码在他朋友们的印象中,但是今晚,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他需要发泄,发泄今天晚上那个满脑肠肥的娱乐厅经理对他的侮辱!

晚上,娱乐厅内一片热闹非凡,到了凌晨零点,笑声、歌声、喊声、喇叭的轰鸣声混在一起,犹如一首磁带因损坏而走音的劲舞歌曲。炸耳的音乐,嘈杂的男女叫声,蚁小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他在这里工作了一年,这样的噪音在他看来就像没有音乐一样,平平静静。

今晚他要做通宵,通宵的工作他已经负责了半年,但今晚,他却感到特别的困,于是,在灯光闪烁,人们乱舞中,他睡着了。

“蚁小华!”不知什么时候,模糊中他似乎听见了一把粗犷的声音,犹如暴雨中突然炸响的雷鸣,他微微睁开眼睛,只见一个肚腩肥大得连外衣都几乎被撑破的人站在他的面前。蚁小华立即睁大了眼睛,忙叫了一声:“对不起,经理!”而面前的经理根本就容不得职工工作有半点的怠慢,他眼睛一横,就是厉声粗语:“你这个小子,真是他妈的王八蛋,警告你几次了,你还敢睡觉!!”

“对不起,老板,我。。。我只是一时太累,睡。。。睡了一会儿而已啊,下下次不敢的了。”蚁小华一脸诚恳地乞求着。但是经理似乎依然不给丝毫的情面,怒吼着,叫道:“我告诉你,从刚才你睡觉的那一刻起,你已不再是我们娱乐厅的人了!”

“经理。”小华恳求道:“我今天很忙啊,从昨晚到现在我已经24个小时没有合眼了,求你啊,经理,我只是睡了一会儿,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求你。”

“哼,臭王八,你敢说你只睡一会儿?我现在不管你有多少天没有睡,总之你已经没机会了!”经理冷冷地看着小华,一脸的怒气。小华仍然在恳求,但这个不饶人的经理却无情地拿起了手中电话,拨通号码,说:“喂,门外的保安,有一个乞丐进来了,你们居然无动于衷?快来把他拿走!”周围的服务生见到经理的行为,看了看小华,都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眼见经理的无情,周围充满同情的目光,还有缩在了角落旁的同事小梅怯怯的目光,蚁小华知道一切已经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了,与其一直受凌辱,不如离开这里!于是他内心突然地鼓起了勇气,理直气壮地说:“既然你这样无情面可讲的话,好!我走!!”蚁小华把身一甩,正要离去,前面突然冲来了几个保安,小华哼了一声,冷冷地说:“何经理,你不用这样绝吧,我有手有脚,居然还这样照顾我!!”说着,他撞开了前面的保安,大踏步丝毫不回头地往门外走去,这时,身后来了经理心腹讪笑的声音,“嘿嘿,小华,告别会还没到尾声哦,1000元的工资你还没拿呢!用不用我帮你拿啊。”心腹满脸的傲慢。

见仗势欺人的心腹的轻言蔑语,小华终于忍无可忍了,他戟指着经理和心腹道:“我告你们,我蚁小华并不是好欺负的,我是人,不是你们的奴隶,这些臭钱我才不会要,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你们看着吧!!”说完,蚁小华把头一转,向门外走去,身后依然是厌恶的嗤笑声。

雨,不停地下着,怒气未消的蚁小华买了一罐啤酒,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

“哼,好一个王八蛋,你以为我蚁小华会稀罕你们这份工么?东家不打,我就打西家,英雄总有用武的一天!只不过工作难找我才被逼来你这里罢,否则,你们跪地请我我也不会来呢!!”说到“工作难找”四个字,蚁小华坚决的眼神中透露了一丝无奈,是的,工作难找,现在他真的失业了,以自己的能力,他还能找到什么工呢?唉,算了吧,不如回家睡一个大觉,等心情好了再说。

回到公寓,蚁小华一个屁股坐在椅子上,甩了甩淋湿的头发,心里还是忍不住回想着刚才经理和心腹对他无理的那一幕。工作了一年了,他就一直受着经理的气,在他心腹的脚下忍气吞声地过日子,自己有多难受周围的人不知道,不然他们为何不起来提出意见呢。唉,究竟自己犯了什么错,非要无故受这样的气,究竟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停地念着,而越到后来声音就越含混不清,渐渐的,他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熟睡中的他似乎感觉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滴在了他的脸上,他本能地用手摸了摸脸,发现这是一滴泛黄的混浊的液体,粘稠粘稠的。他仰面看了看屋顶,新的一滴粘液滴到了他的肩膀上,他马上疑惑起来,“这是什么东西来的,莫非是房屋年久失修了,顶上水管破裂了?”唉,真是倒霉的一天,他叹了一口气,然后起身想喝完刚才喝剩的啤酒。而在这时候,他发现前面有一小滩水。

“咦,怎么会突然有一滩水的?我记得我明明没有经过这里的喔?”他看了看周围,周围的不远处也有几滩水,在微暗的日光灯的照射下显得有点红,“难道是下雨了窗关不好吗?”他看了看窗户,窗是紧紧地关闭着的,几乎不透出一丝凉风,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他又看了看门,门是紧锁的。

见没事,他便坐回了位子上,心想可能是今晚太累了,做梦做不够眼花了产生了幻觉。而正当他重新闭眼一刻,他听到了一阵怪声,好像就在耳旁,但转身一看,什么都没有,于是他开始怀疑起自己,怀疑自己不知怎么了,平时是不会有幻觉的,为何今晚就这样?是被刚才的雨淋感冒了?他摸了摸额头,冰冷冰冷的,根本不是感冒,那么刚才的声音又是什么呢?疑问间,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正好是三点,“噢,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太累了,幻觉也来光顾我了,唉,还是去洗个澡吧,清醒一下再好好睡个觉,明天就什么事都没了,可以重新生活了。”说罢,蚁小华向冲凉房走去。

走到冲凉房,关上门,外面突然发出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而且还越来越近,“啊?今晚怎么了?有没有人进来,怎么有脚步声的呢?”他赶紧打开门,探头把大厅环顾了一遍,大厅处根本没人,可脚步声依然没有停息,蚁小华猛地甩甩头,想清醒一下,可奇怪的是,他脑子清醒了,但那些脚步声还在踢踏踢踏地响个不停,他满心惶惑地想走出去看看,而就在这时候,热水器的水突然间顺着花洒喷溅出来,突如其来一股滚烫的气流喷到了小华的脸上,他大叫一声,双手捂住双脸冲出了冲凉房,路上一个不小心绊到了什么一个溜摔到了地上。

痛苦不堪的蚁小华双手紧紧按住双脸,在地上打滚,等他的痛楚渐渐消退的时候,睁开眼睛,景物一片模糊发红。他大骂:“真他妈的,今晚发生什么事了,想睡觉睡不安,想冲凉偏偏是沸水把我的脸和眼睛。。。。。。”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话猝然停了下来,“热水器我一整天都没有加热,怎么一打开就喷热水了?难道,难道有人在我不在的时候做了手脚??”想到这里,他火了,连着先前被经理侮辱的怨气,大叫:“谁?到底是谁,出来,快点出来!”没有人应声。

突然,脚步声又来了,而这次声音却从门外传来,声音很沉重。他从厨房里拿来了一把菜刀,决心给门外那人一点颜色,不管那人是不是耍弄他的家伙,然而他打开门后,走廊处却什么人也没有。究竟是哪个王八蛋的恶作剧了!他忿忿地骂着,这时,周围的灯一下子暗了一下,随即一段尖利的鸣声进入了他的耳朵,如同无数的针不断地直刺他的耳膜,他难以忍受地双手按住耳朵,而这时,刚消失不久的脚步声再次出现,好像在他的身后发出的,但他环顾四周却什么人也没有看见。。。。。。

“到底。。。。。。到底今晚发生了什么怪事了??”出现这一情境,他的心由气愤变成了惊惧,他的第一直觉告诉他,这里肯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想到此,他的心跳加速,身体不自主地颤抖起来,拿菜刀的手因为冒着汗,刀滑脱了下来,“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他双脚开始站不稳,额头上,背上的冷汗成股地冒出来。他按住胸口,想把门关掉躲在家里避难,但就在这一瞬间,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唤着他的名字,“蚁小华,蚁小华。。。。。。”声音悠长而悲凄,但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声源越来越近,好像唤他的人就在他的身后。他转过身,却见一个女子站在他的旁边,中长的头发半盖住了她的脸庞,如此的一幕令小华联想到了《午夜凶铃》的贞子,但他定睛一看,却是他的同事小梅!

见是小梅,小华的恐惧放下了,但是,小梅的声音却很奇怪,“蚁小华,你为什么要出卖我。。。。。。为什么,为什么。。。。。。”小梅一直在叫着,小华很诧异地说:“你,你究竟在说什么?我我什么时候出卖你啊?”而小梅的声音仍旧连续不断,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感情越来越凄凉,小华后退了几步,早已被冷汗淋湿的衣服贴在了门旁的墙壁上,令他的寒意重新渗透到他的全身。

小华牙齿地瑟瑟地振颤着,磨出了“吱吱”的声音,旁边的小梅这时候终于停止了叫唤,缓缓地拨开遮挡在脸上的头发,原以为终于没事的小华这时才猛然发现,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小梅,而是,而是一个黑色的怪物!!怪物咧开嘴,双眼透出幽幽的光,狰狞地笑着。

小华“啊”一声大叫冲出了房屋,然后往楼下跑去,但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当他走到了二楼下一楼的楼梯口处,他愕然发现一楼的门卫处站满了一堆人,他们都是小华的邻居,正拿着刀锯斧头铁锤,目光凶狠地瞪着小华,冲着他走近。小华大叫一声,眼见出口已封,便往回跑。

而当他跑到了四楼的时候,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硕大的人影,那人影提起了右手,伸出了爪子般尖利的东西,瞬间向蚁小华扑去。。。。。。大楼外,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瞬间压住了沙沙的雨响。。。。。。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