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巫 guó 度

乌龟公墓~~~~

 
 
 

日志

 
 

(原创)生理恐怖系列之天灾人祸(四)  

2009-10-09 23:47:17|  分类: (原创)《生理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章         

   

     清晨,万籁之音犹如一段悠扬的笛声传遍整座后山,山上云雾层层叠叠,把整座青山衬托得犹如一幅彩绘的山水画卷。鸟鸣声翠,绿树树叶沙沙颤抖,正是舅舅家后山特有的自然景象。后山山下,水井旁,一个青年正认真地练着武功套路,其动作迅速,一跳一跃轻盈如轻功,如同武侠片里的侠士。这时,一个老人从屋内走出。

     “喂,天龙,累坏了没有啊。”天龙笑了笑,擦了擦额上的汗水,“还没。”

     老人说:“傻小子来的,人都大了,还是喜欢这样跳来跳去,虽然这不是不好,但是你的眼睛可不行呀,就算你的武术有多强,可以打得过人家么?”

      天龙是个700度近视者,练武术的时候自然就要戴着眼镜了,但他喜欢武术,所以每天都会坚持去练习。有人说他了,他自然就有点不满了,于是对着舅舅,他笑着说:

     “唉呀,舅舅,别一直这样老观念了,好不好,我这样练有什么不好呢,你看。”说着,天龙鼓起了胸脯上结实的肌肉,“嗖”的一声向右挥出一拳,接着说:“我啊,练武是为了强身,说打当然不行了,练这个自然只是为了强身健体嘛。”

     “不是这个问题,而是练可以练,不要太过认真就可以了。”

     “唉,舅舅,我知道你这是关心我,不过,如果不认真练,怎能有效果呢。”天龙说话间,刚做完早点的舅母走了出来,见舅舅正和天龙说话,于是笑着问:“老头,你又说天龙些什么呀?”

“没什么,天龙在练武术,我叫他不要太过剧烈而已。”

“唉呀,你又是这样子了,天龙喜欢这个嘛,你就让让他咯,他又不是学警的,你自然要放心!”

刚听到舅母提起“警察”二字,天龙的动作停下来了,心里有点不舒服。

 “你看看,天龙被你说得不作声了!”舅母突然说道。

 “我就是叫他不要练得太剧烈而已嘛,你有没有听清楚的,谁说我不让他练的。”

“你真是不讲理,他都练了几年了,你就一直说了他几年!只要他听你的,不做警察了,不就可以了吗?我真还没见过有人像你这样长气的。”舅母这时候加大了说话的语气。

“什么不讲理,你就是不讲理,我明明没有说过你偏偏死死地说我有说过,结婚几十年了,老是冤枉好人。。。。。。”

“喂,舅舅,舅母。”天龙看不过眼了,他抬起头,连忙嚷着这两对夫妻,但是无论他怎么叫,叫了多少遍,舅舅舅母依旧闹个不停,最后天龙无奈了,只好趁他们俩没注意的时候悄悄地跑了。路上,天龙在想,或许这也是夫妻间恩爱的象征吧,虽然天龙还没到成家的年龄,但是他也是了解的,试问,男人女人结婚了,相处久了,哪有可能不发生摩擦的?发生了些事,彼此间意见不合了,偶尔吵吵架也是很正常的事,架吵完了,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想到这里,他的脸上泛起了笑意。

 “天龙,你好啊。”突然,前面有一位女生向天龙招手,脸上泛着永远令人沉醉的笑靥。天龙一见是他的邻居小玲,便眼前一亮,脸一下子变得热哄哄的,看了一下她的脸就不自禁地又低下了头,唯等小玲走到离天龙接近一米处的时候,天龙才微微地发出声:“嗯,你好。”然后就加快了脚步,要走到哪里连他自己都忘记了,真是一个得意忘形的人。

小玲是天龙隔壁的邻居,天龙认识她是在他和佳遥搬来舅舅家住之后的第二天,那天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下午时分,夕阳下山,炊烟袅袅,周围传来的永远都是农民们开摩托回家的汽笛声。当天龙和佳遥正忙着搬行李进屋的时候,忽然一段柔美的声音从天龙不足一米处的地方传来,“你好,朋友,我来帮帮你吧。”

天龙听是女孩的声音,好奇心不由从心中升了起来,他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年轻的女孩站在他的前面,长长的头发伸及腰间,亭亭玉立,风姿绰约,加上脸上挂着的美好笑靥,白皙的皮肤,使天龙霎时忘记了手上的工作,而更令他浮想联翩的是,女孩身上穿的是他的学校的校服,身穿如此一套平凡的服装竟如此美丽,试问这样一个清纯的女生,哪有男生不会为此而钟情呢?于是,天龙刚刚认识她便对他一见钟情了,在和她一起搬东西的时候,原本结实的双手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然没力了,身体轻飘飘的,仿佛自己已置身于仙境一样。女孩见天龙呆若木鸡地看着她,便笑着问:“嗯?你怎么了?累了?”

“噢!”天龙像被人从身后打中一样乍的一声醒了过来,双手因为身体的微微向后移动而脱离了行李箱,“砰!”的一声,行李箱直直地掉了在地上,犹如重物在楼上做自由落体一样,重重地压住了天龙的左脚,天龙“呀”的一声叫了起来,双手按着左脚向后跳了好几米外。佳遥刚搬完行李从屋内出来,一见天龙双手摸着左脚在地上狂跳,便问:“咦,天龙,你在做单脚兔子跳啊?”

“什么兔子跳,你没有看见我的嘛,我的脚很痛啊~~~~~~~”佳遥不知天龙做什么,这时见到天龙旁边站着一位窈窕淑女,便向她笑了笑,女孩也笑了笑。等天龙的脚好了,双脚站地了,佳遥叫道:“喂,天龙小朋友,看来你玩够了吧?玩够了就快点把你的东西搬进去,全世界都在等你呢。”

天龙对佳遥的话有点不满,但看了看脚下的重物,只好顺着佳遥的话把东西搬了进去。

佳遥笑着问女孩:“请问你是。。。。。。”

“我叫小玲,是隔壁的,你们是李大叔的人吧,以后我们就是亲邻居哦,多多指教。”

“嘻嘻,有什么事就尽管找我,我最喜欢帮人。噢,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吴佳遥,本地区才子之一,好读书,学校高材生,未来的高知识分子,社会之大栋梁,是天龙的朋友,朋友!但记住,我们不是简单的朋友,我们是结交兄弟!桃园结义的亲兄弟!!”佳遥笑着说道,右手手指头不停地指着自己的胸口。小玲一间佳遥夸张的介绍,便一手捂住嘴巴笑了。天龙的女孩被佳遥“抢”去心里自然有点不满,因此当他搬完东西从屋内走出后,见两个人在笑,就耷拉着双眼问:“聊够了没有。。。。。。”

自从认识了小玲,天龙的心每天都会跳得很有劲,早上上学,他都会故意地看看小玲的家门,盼望她能够突然间在这个时候走出来,一起上学,一起在路上聊天;每当在校道上,他都会左顾右盼的,偶尔见到样子有点像小玲的女生,他的心就会不由得冲动起来;放学呢,骑着自行车,一路慢得就像乌龟在地上爬,头就像“东南西北”(一种昆虫,你叫它指东,它就指东,指西就指西)一样看来看去。路上的行人见了,都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有的不时还说他是个怪人,但天龙并没有在意这个,虽然他不喜欢人家说他的不好,但是喜欢这样的女孩,只要是见到自己钟情的女孩,无论人家怎样说他他都不会介意,这样的心态似乎在许多人看来是乐观开朗的,似乎很多女孩都很注意这种性格的男生,但是令天龙感到奇怪的是,这样的女孩即时住在家的隔壁仅仅几米之隔,却偏偏很少让天龙碰见,更不用说她注意天龙。

 

韵仪一早起来就懒懒地坐在床上发呆。片刻之后,她拿起床头上的遥控,“嘟”的一声电视机打开了。

早上七点钟,电视台播放的节目无非就是那些早晨新闻或者什么访谈节目,韵仪把遥控器左按右按,把整个频道按钮都按遍了,也找不到适合自己的节目。于是她百无聊赖地微微闭上了眼睛,重新躺在床上,而就这时,“特大新闻报道,本市市区某一高楼住宅今日凌晨发生了一起连环杀人案,40多居民全部遇害,初步认定凶手是一名青年男子,案发后畏罪自杀自高楼出堕楼身亡。”

“哇,好残忍哦。”韵仪看不下去了,想去转台,身后却传来了一声怪叫,韵仪大吃一惊跳了起来,一个转身,才发现怪叫的人是天龙。“死家伙,你可把我吓坏了!”韵仪抱怨道,天龙傻笑着。这时,电视机又播出了案件的详细消息,而这则消息令他们俩注意起来,“警方通过搜查犯罪嫌疑人的住所,发现他的名字叫蚁小华,初步断定嫌疑人是因失业和尊严上受到严重伤害才酿成这一惨剧。”

“噢,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的。”天龙自语道,而旁边的韵仪神情却凝重起来,“蚁小华?这个名字有点印象。”她模糊中记得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一名字,究竟在哪里听过呢。。。。。。

 

某警察局办公室内。

一个男人把一大叠资料丢到了桌子上,对面的女子把资料拿起,逐一浏览,而当她浏览到目标人物资料的时候,一张照片却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连忙问:“李敬谋?他不就是我们警局的前任局长吗?”

 男子点了点头,说:“没错,不久前有人报案,说粤北区某大学教授离奇身亡,经法医证实为他杀,杀人动机被确认为盗窃研究成果未遂,案发后罪犯协同其他犯罪团伙把教授多年研制的生物样本给盗走了。据当地警方调查,前任局长李敬谋被认为是本案件的重大嫌疑人,因此这次任务就是要你当卧底,潜入他的家,收集证据。”

“但是,他在粤北哦,这个案子由粤北当地的警方查办不就行了吗?”

“你要知道,李敬谋是我们警署的,加上他是高级警员。”

男子点了根烟,接着说:“作为前任局长,有很多人足以做他的证人,因此假若我们直接行动的话,因为没有证据,我们不能把他带走。因此,到时候只要证据得到手,然后我们一进行抓捕行动,他自然就找不到其他理由作后盾了。现在,李队长已经下令,要求我们亲自缉拿他。”

“哦。”

男子的声音这时变得冰冷起来,“到时候我到了那边,自然就会与你会合,你要记住,绝不能让对方任何人怀疑你的真实身份,这些资料你一定要在到达目的地之前的有效时间内把它们全部记下来!本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说完,男人一个转身就走出了办公室。

 

案发现场,高楼下,一辆警车停在了一楼门口处,办案刑警李路易从车上走下,在其他警员的带领下走到了堕楼死者处。

近高楼正门外几米处的一个圆形区域内,一具尸体成大字形躺在了一片血泊之中,头颅严重碎裂,头顶到下巴之间位置处的一分为二,脑浆因空气的风化而变成了半凝固的白色乳液,他口部大张,脸色苍白得吓人,右眼眼球掉了出来,伶仃地吊在外面,左眼眼球突出,布满了浅黑色的血丝。李路易见死者死状恐怖,神情此刻变得严肃起来,连忙询问旁边的一位警员此时的调查情况。

“凌晨六点半左右,一名女清洁工在这里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了死者。经过法医验尸,初步判定死亡时间大约在五个小时前,四个小时以后,死因是从高楼处堕下身亡。”路易点点头,然后看了看尸身,只见尸体右手手上有一把菜刀,尸身已经僵硬,双手五指直直地向外伸开,手背上的血管因皮肤变硬而鼓胀起来,有爆裂的趋势。

仅仅死亡几个小时,尸体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路易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移开了视线,把目光投向了旁边被封锁的大楼。案发的大楼,充满了一种令人窒息的阴沉,早上的寒风吹过,一股寒意涌上了路易的心头,他握紧着拳头,咬紧牙走了进去。

跨过封锁胶带,路易走进了大楼的一楼门卫处,随即一片血腥场面映入眼帘。只见楼梯处布满了暗红色的血迹,一些零零点点的红色固体物块粘在了雪白的墙壁上,路易走过去,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那些红色固体,发现红色当中还不时泛有黑点,他用手指轻轻地触摸了一下其中的一块固体,发现这些固体很柔软,而等他稍稍用力的时候,那块固体竟然破裂了,流出了鲜红色混浊的液体,这回他才猛然醒悟,原来这些是来自人身上的肉碎!路易惊诧地后退了几步,额头上渗出了汗水,如此血肉模糊的场面真的是人干的吗?昨夜的凶杀案肯定不会是凶手随便一刀两刀就杀死一个人这么简单的。路易想到这,他顺着其他警员的指引走上了第四楼。

路上,楼梯墙壁处,地上仍不时留有斑斑血迹,这样血迹广布的公寓是他办案多年第一次所见到的。到了第四层,血迹的分布就更加密集了,就像生物实验中试管培养专性好氧菌那样,越是靠近水面细菌的分布就越多。

四楼走廊上,警方早已用黄色胶带封锁了现场。现场内,一大群死者就躺在了距离楼梯口不远的地方处,他们的血液染了一地,在空气中长时间的暴露下早已失去了光泽。带路易上楼的警员走到了一名戴眼镜的警察身旁,对他说了些什么以后,便对路易做了个手势,路易点头,然后绕过黄色胶带步入了死亡现场。

四十多名的受害者就全部倒在这里,路易仔细观察了他们,发现他们大多是年轻人和中年人,死状恐怖,他们有的侧身倒在血泊上,双眼大睁,身上明显有类似于刀伤的痕迹;有的头部皮肤连同骨头一起裂开了一大道裂缝,裂开的伤口上,白色乳状的脑浆和鲜红的血混在一起,一片浅红。路易走到其中一个中年的尸体旁,只见中年死者脸部有一条深至骨胳的伤痕,躯干部位的衣服被血染红,腹部裸露在空气中,而令人恶心的是他的肠子竟然灰黑色的像虫一样从腹腔里爬了出来躺在了他的身上;他的旁边还有一名死者,头部已经不见了,腹部,手部腿部表皮大面积脱落,皮下脂肪黄一片,红一片,肌肉中的肌腱在光的照射下泛着银白色的光。

作为一名办案多年的刑警,见到这样的场面都无不难以置信凶手的杀人手段竟如此之残暴,就连李路易,在这种场景下,胃里的液体早已不由自主地翻江倒海起来了。究竟杀人凶手杀人的意图是什么?他是用什么方法手段竟然能在一夜之间残杀40多人的呢?待破解的疑团不断的在路易的脑海内萦绕着。

“我们可以初步认定,凶手是畏罪自杀的死者,因为他的手里还拿着作案凶器。”身后传来几位警员的议论声,听到这样的胡乱猜测,路易深感不满,做了这么多年警察,这样的话他还是第一次听见,更何况是来自同行人之口!于是,他严肃起来,对这他们用批评的语气道:“你们第一次来上班么?居然口出此言?总之,在未有证据前,我们决不可妄下定论!!”路易说毕,警员们议论声戛然而止。

但就在这时,路易又重新回忆了堕楼的死者,他清楚地记得死者手上的的确确是拿着一把刀的,而令路易感到疑惑的是,死者手上居然持有凶器,难道凶手真的有可能是死者吗?——这一可能不可排除。但是,又从深一层地想,假设凶手真的是堕楼者,那么他为何能有这么惊人的能力能在一夜间杀死这么多人呢?甚至,还杀得如此夸张,把一到四楼的楼道都变成了他的屠宰现场,而且还是用刀直接杀害的。按照一般的常理,能在一夜间一个人杀死四十多人,除非那些人根本就没有做过任何的反抗,也就是说,他们被杀是在他们意识模糊,不知道有人要杀他们的情况下——这简直不可能!

还有,有一个可以排除堕楼者是畏罪自杀的线索是,堕楼者的面容,是一副眼睛睁大,眼球突出得厉害,口部大张,脸色白如僵尸,头发蓬乱不堪的样子,很显然,死者死前肯定是看见了某些很恐怖的东西——很恐怖的东西,会是什么?——鬼魂?——无神论的路易马上抛弃了这一想法。

 

     中午时分,天龙、佳遥等人正吃午饭,这时候,舅母快步从大厅里冲了过来,一脸的喜悦好像遇到了一些开心的事似的。

     “呵呵,天龙,今天舅母给你一个好消息哪,您的表妹要来我们家啦。”

     “哦?表妹?哪个?”天龙嚼着饭,问。

     “呵呵,我说了你肯定会不相信的,就是小涵啊。。。。。。”

     舅母话音未落,天龙马上一个前倾,把嘴里的饭都给吐了出来,等他擦干净嘴边的饭渣后,难以置信地说:“什么,那个乡下妹???”

     一听乡下两个字,舅母的脸色由喜悦变得阴沉,于是说:“哎哟,天龙啊,你怎能这样子说呢。人家可是你的表妹啊。”

     “唉,什么表妹的,应该说,是我的疏表妹!而且还谈不上是亲戚呢!!”

     天龙把舅母的话摆正后,接着说:“李易涵,是她吧,呵,小时候她给我的印象可深呢。不过,她来可以来,只是我要说,别到处说她是我的表妹就行了!”

“天龙,你怎么可以这样的态度呢,她可是你表妹啊。”这时,韵仪说话了,她对天龙的态度实在看不过眼,而旁边的佳遥就认为是天龙的家事,为了避免一场麻烦场面的发生,因此没有“多管闲事”。

“不是这个问题!”天龙对韵仪说了句话后,就把头转向了大家,淡淡地说:“唉,我告诉你们你们也未必明白,我想,等你们见到她以后,你们自然就会明白我现在的心情了。”天龙说罢,放下了饭碗走开了。

众人面面相觑。

 

路易站在临时办公室窗旁,仰望着午后斜射的艳阳。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灿烂,万里碧空,偶尔好鸟飞来,停在窗旁,嘤嘤韵律总让人身心舒畅。路易很喜欢这种感觉,对于他来说这是他工作中最好最悠闲的享受。但是今天,他的心却静不下来。

想起今天早上的杀人案,路易发现案件其中的有所蹊跷,就单从第一楼到第四楼的楼梯来说,死者的血肉遍布墙壁,但死者们都全部倒在了四楼,而不是楼梯处——唯一的解释就是,居民是在楼梯的地方被害,然后被人搬到了四楼,这个可以肯定。但问题是,为什么凶手要把死者搬到四楼呢?而且还是全部人,照常理,一个人哪能有如此大的力量杀死这么多人,更不用说把他们拖到四楼。假若凶手就是蚁小华,又假如杀人地点是在楼梯口,那么,根据他的身材,要把这么多人搬到四楼,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同时,他干嘛要把死者搬到四楼,然后畏罪自杀?这显然是很奇怪的,既然他要自杀,直接跳下去不就是了吗,为何要把尸体搬到四楼再去做自由落体?面对重重疑点,看来只有通过验尸才可以找到证据了。

回到办公室座位,路易双脚交叉式垫在桌上,点燃了一根烟,目光注视着对面墙上的STS队员全体合照,脑海内不禁浮想联翩。

 

路易从小开始就一直对侦探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这个普普通通的小孩,曾被镇上朋友们称为现代版的福尔摩斯。当然,他是不会承认的,真正有能力的人是不会当众承认自己有能力的,就像下棋一样,如果你技法超群,你敢承认你自己是高手吗?

记得有一年,他还是个中学生。那时候,他所居住的小镇有一间体育馆,听他老一辈的人说,那个体育馆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原本是一所学校的体育室,但就在十年前,学校有一名女生因为某些原因上吊自杀了,而且上吊的地方是体育馆的主席台上。事后学校的一些学生说在黑夜的时候在体育馆附近会清楚听到一个女子唱歌的声音,声音凄凉,让人心动心疼,后来,有人开始怀疑,这样凄美而又不知是哪里传来的歌声会不会是鬼魂作祟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怀疑学校闹鬼的人越来越多,于是就读该学校的学生就逐年递减,几年后,学校因无学生就读而被迫关闭,被当地的政府拆毁,仅留下的只有那间体育馆。很多年过去了,体育馆传闻闹鬼的谣言虽然变得越来越淡,但是附近的居民也不敢踏入体育馆半步,就连小孩子,他们的家人都叫他们不要走过去。

而李路易却偏偏想去看个究竟,他一直就是个无神论者,倘若要他相信闹鬼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他一直认为,世上根本就不存在鬼神的事,鬼神只不过是那些缺乏科学知识的人的谬论罢了,如果世上真的有鬼魂的话,那么历史上死了上千亿的人,就自然存在着上千亿的鬼,存在这么多的鬼,我们岂不无时无刻不一直置身于鬼魂的怀抱当中?那可就恐怖了。

而就在同一时间,镇上突然发生了一起杀人案,案发死者经警察统计是一名女性。当时,路易在案发现场的某一间屋顶处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影,顺着人影逃离的方向,他走到了人影的藏身之处——体育馆。

凭借直觉,路易判断这一神秘人就是杀人凶手,而且还是一个杀人的生手!因为如果他杀了人,为什么还会留在现场呢?即使留在现场,他也必定会保持镇定而不是一件人就有所恐慌地逃跑!还有,根据刚才法医进行尸检的时候对尸体的观察,路易看出尸体身上有瘀痕,也就是说,尸体死前肯定有所挣扎,而回忆起尸体的致命伤——颈部,他估计凶手的杀人方式原本是暗中把人杀死,但由于失手被死者发现,死者通过死前的挣扎才会出现瘀伤。

既然凶手是生手,他留有明显蛛丝马迹的可能性会很大,在确定了嫌疑人以后,他必须为警方提供线索,但这时候,新的问题又来了,他应该如何告诉警方呢?毕竟这只是个推论啊,根本毫无证据,加上他只是个毛头小孩,凭小孩的见识,警察会相信吗?没办法了,只能寻找更多的线索和证据,然后想出恰当的方式才能行得通。

人家说体育馆多年闹鬼,可就这一点,路易想,凶手真的是那个神秘人也不奇,至于他为什么要进体育馆,唯一的解释就是体育馆的闹鬼谣言一直在蒙骗着人们,导致人们不敢再踏进体育馆两步,既然人们不敢踏进去了,他在里面避难也不就感到心安理得了么?俗语说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就是这个道理。好了,嫌疑人会到体育馆内藏身,那么只要在体育馆外观察,肯定能够找到突破口的。白天是到体育馆寻找线索的最好时机,嫌疑人应该不会出来,因为他一旦出来的话,他就很容易被周围的人发现和怀疑的,因为这里被流传闹鬼,如果有人被发现从馆内出来,就必定会被人们注意。而路易是当地的人,作为小孩,人们往往会认为他们所做的事都是为了玩乐罢了,这是为众多大人认同的观点,既然被怀疑的可能性几乎少之又少了,那么鉴于此,他就可以采取这一方法,趁机寻找线索。

要找到被凶手忽略的细微之处,是一件很难的事,刑警破案之所以需要很长的时间,就是出于这一原因。经过几天的体育馆外观察,路易找不到任何线索,毕竟他不是专业的人,看来这一个杀人生手的确不简单,居然能够把线索掩盖得风雨如磐。

那么,现在该如何做才好呢?本能告诉他,他不可以放弃这一“任务”,这不仅出于他的兴趣,而且还出于他的责任感,他决不能让凶手逃之夭夭!一个星期以后,忽然一段尖锐的警笛声自远而近进入路易的耳膜,路易估计,凶手的第二次作案成功了。果然,不出所料,在商业街旁的一条小胡同内,一具女性尸体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鲜红的血液自颈项处的伤口裂缝中流出,口微微张开,双眼圆睁。把周围围观的人们叫开以后,法医便对受害者进行临场尸检,路易钻过拥挤的人墙,偷偷地靠近了法医,观察尸体的伤痕,一双细致锐利完美的双眼,赋予了他特强的视力和洞察力,借着法医电筒中放出的灯光,路易已经能够看清尸体的伤痕上的细微之处了。于是,等他记下了尸体上的伤痕特征以后,他立即回去记下了他的观察结果。根据本次观察,路易发现,尸体上的伤痕特点也是刀伤,而且特点与上回的命案类似,只是不同的是尸体没有死前挣扎的迹象,因为她的四肢在死后依然保持正常,皮肤上没有任何充血的地方——这点是他偷偷从法医口中听到的。很显然,凶手经过第一次作案以后,对杀人已经熟练了不少。

凶手已经成功两次了,从第一次命案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如果再这样下去,镇上的人民肯定会发生恐慌的,到底该怎么办呢?这既是警方所忧虑的问题,又是路易所烦恼的事。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凶案依然没有被告破,而第三踪命案却发生了,路易没有再去观察,因为他知道,既然凶手能够成功,那么从尸体上肯定也很难找到更加突出的证据了。事实会是这样吗?——的确是这样,如果单从尸体的身体上找,的确很难找到证据,但是,如果从凶手的行踪上寻找呢?

想到这里,路易立即起身,趁凌晨时分,也就是命案发生之后的两个小时,在这段时间,凶手的警惕心或许会有所变弱,加之他隐蔽的地方并没有为人所怀疑。借着先前的线索,路易再次到了体育馆。体育馆外,路易观察了体育馆的每一个角落,终于,在无意之中,他发现体育馆的某一个破烂的窗户的窗台上有一滴红色的液体,依然保持着液体状,这是一个很大的发现,路易细心观察,发现出现红色液体的地方不仅是在窗台,而且在窗台外的沙地上!见此,路易的脑海内立即产生了疑问,这些红色液体会不会是凶手一时不小心留下的呢?这些会不会是血呢?

回到家里,一个熟悉的面孔顿时出现在路易眼前。一个身穿警服的人和路易父母相向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姐夫?”路易叫道。穿警服的人脱下了警帽,向路易亲切地笑了笑。路易惊喜万分,他知道,姐夫李敬谋是这里有名的刑警,只要姐夫一来,他所发现的线索就有作为证据的机会了!于是,在姐夫与路易父母告别以后,路易便把他对这段时间发生的这起杀人案中所发现的东西全部告诉了姐夫。起初,姐夫半信半疑,毕竟路易只是个小孩,小孩的话的确很难相信,但是他想了想,这些时间以来,警员们已经把罪犯能够藏身的地方都彻底搜查过了,而唯一没有搜查的地方,就是那间破旧的体育馆!是否犯罪分子就藏身在这间体育馆内呢?

想到这,姐夫拨通了电话,通话间,路易立即打断了他与警员的对话,路易告诉姐夫,如今要做的是首先证明体育馆外所发现的东西是否真的是血液,否则贸贸然行动必定打草惊蛇。姐夫一听,的确很有道理,于是就告诉了几位警员,首先秘密对体育馆外可疑的地方进行细心的观察。路易见自己的看法被警察采纳,心里一阵甜,旁边的姐夫通话完毕,便向路易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是的,一个小孩能有这么强的洞察力和逻辑思维,的确是很少见的。

经过警方的秘密调查,体育馆处的红色液体经化验的确是人的血液,而且经DNA测序,血细胞基因与第三位女死者的基因吻合!那就是说,杀人凶手曾在案发之后经过体育馆,又或者说,凶手就是藏身在体育馆内!于此,警方把捉拿凶犯的目光重点移向了体育馆,法网重重,凶手已经没有能够藏身的机会了!

几天以后,第四踪凶杀案再次发生,而这次在警方的周密部署下,凶手的计划失败了。准确无疑,凶手果然逃到了体育馆内,可他却没有想到,体育馆已经被警方重重包围了。凶手一爬进体育馆,警方立即采取行动,举枪冲进了体育馆,把凶手重重围住,凶手一阵惊诧,走投无路之下只有举起了双手束手就擒。。。。。。

经审讯,犯人承认了他一个月内杀死三名女子的犯罪事实,为了藏身,他选择了被居民们谣传闹鬼的体育馆。一切真相大白,一踪重大杀人案件终于侦破,李路易的在这次案件的侦破中自然是功不可没的。凭借着天生的侦探头脑,路易得到了当地刑警们的重视,后来,他考上了警校,毕业后成为了当地的刑警,再后来,他经警察的推荐,被调派到省级警察局,几年后,他与多名年轻警员合作,成立了STS特种部队组织,一直到现在。

 

人生从平凡到不平凡,其间的经历总是令人深感欣慰的,尤其对于现在这个为疑案所混得满脑子团团转的李路易。

这时,敲门声沉沉的从办公室门外响起,路易的梦境即刻被打断。进来的人是他的助手袁鸣,袁鸣一进办公室便递给路易几张白纸。路易拿过纸,密密麻麻的文字映入眼帘,这是一些验尸报告,报告上罗列了法医对今天大楼内连环杀人案死者们的验尸结果。报告单上说,此案被证实为他杀,根据尸体的伤口特征,我们确定死者的死因全为利器所致,经检验,现场发现的菜刀上面有堕楼者的指纹!路易一看结果,不禁大吃一惊,然而等他翻开了最后一页纸的时候,一条触目惊心的结论更令他握纸的双手随即软了下来——现场楼梯处的血液样本经DNA化验,有一处地方的血细胞DNA并不属于人类的!

白色的报告单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低沉的声音,路易僵硬地站在原地,双眼直直地看着前方,大脑内一片空白,难道世上真的有这样奇怪的事吗?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案件,竟然是那样的离奇,想当初,为了让这件惨案得以告破,为此他已经花费了很多的精力了,如今他已身心疲惫不堪,可是,这些努力到头来又怎么样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先前所有的猜想无疑是错误的!重重的疑点像一座山,不仅压弯了他的肩膀,更是压住了他的心!无言以对,面对一切,只有无言,这是最能表达他内心感受的话。路易长长地叹出了一口气,随着这声长叹,他的身体软了下来,一下子倒在了椅子上,双眼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眼前的照片,无力地说了句:“凌敏,你现在在哪里了,我需要您的帮助。。。。。”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