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巫 guó 度

乌龟公墓~~~~

 
 
 

日志

 
 

(原创)生理恐怖系列之天灾人祸(六)  

2009-10-09 23:49:36|  分类: (原创)《生理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

 

天已经亮了。送走佳遥以后,天龙缓缓地站起来,走到了窗旁。窗外,一片蓝蓝的天海,白云在海上自由自在地游着,太阳正卖弄着她的光采,照耀着大地——昨晚的暴雨已经停了,停得那么突然。

缓过神来,天龙换好衣服就走下了楼下。而当他到了一楼,一片焕然一新立即展现在他的眼前,他有点莫名,连忙问了问走来的舅母:

“舅母,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地面这样干净的。”

舅母一听天龙的问话,便笑了笑,说:“呵,都是我们的小涵哪,她今天比我们起得更早,我七点钟醒来的时候,她就在拖地呢。”舅母说完,满脸的轻松和喜悦。

可天龙却没有任何反应。

舅母走开了,临走时还说了句:“嘿,有我们的小涵在,我们家不用忧心清洁咯,呵呵。”

天龙听了舅母这句话,感觉她的话分明是带骨的,分明是在讽刺他的懒惰。带着不满,他走到了后院里。

后院空气清新,远处潺潺流淌的山水释放出的声音,犹如雨后泥土散发的味道,缓缓地沿着气管流入到天龙的肺里。顺着山水那充满节奏的乐章,天龙开始练起他的武术,像往常一样,他左一拳,右一勾,右脚一个弹腿,然后向前踏一步左脚顺势向前一踹,随后左手又一拳,顺着惯性在左手收拳的同时又猛烈向前一弹,“嗖”的一声与空气作了个强烈的摩擦。每一招,每一势,无不充满力度,简直叫人拍掌叫绝。

连招片刻,他停了下来,缓缓地呼出了一口长气,而在这时,他感觉背后好像有人向他走来,出于长期练武术的敏感,他向后一个跳跃,从中送出右脚,“嚯”的一声划出了一条270度的弧线,动作如此华丽迅猛,本以为对方会毫无防备地被击中,可是就在同时,对方只是轻松做了一个向后仰,天龙的后旋腿就被轻易地避过了。

天龙定睛一看,发现后面的人是小涵,她躲过天龙的攻击以后,便满脸惊吓状,右手按着胸脯说:“唉呀,天龙兄,您怎么了,你可吓到我了。。。。。。”

“你来这里干嘛?”天龙收回了拳头,正色道。

“我来看看山水啊。”小涵微微闭着眼,等心平静下来后,便转向了温柔状,对天龙说:“这里的山很美啊。”

“哦,是吗?”天龙冷冷地说。

“是啊,这样美的大自然景象,我还是第一次看呢!”小涵微微地说,她已经被山水的美景给吸引住了。

“哦,那你慢慢看吧。”天龙说了一声,便想进屋,却被她叫住。

“天龙哥,别这么快走啊,我还需要了解一下你的家的情况啊。”

“这里没什么可以让你了解的地方,我这个家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小屋罢了,如果你想了解,你自己去吧。”天龙态度依然冷清,他说完就回屋去了,只留下小涵一人。

 

已经是上午11点多了,韵仪下班回来,便把手提袋放回房间里,走到厨房问舅母:“婆婆,吃饭没有哦?很饿啊。”

“快啦,小仪,再等一下吧。”舅母一边炒菜,一边说道。

“哦~~~~~~~”韵仪一边笑着,一边把声音拉得老长,然后转身蹦跳着向后院走去。小涵在后院里欣赏自然景观入迷,看着山上密密麻麻郁郁葱葱的乔木,内心产生了无限的欣慰与轻松,为此,她借着以前在学过的汉语言知识,吟诵起一首小诗:

前方青山郁葱葱,

隔烟绿水清泠泠。

唯见山下此村屋,

    不住炊烟升袅袅。

。。。。。。

吟诵间,韵仪悄悄地走到她身后,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小涵随即像触电般跳了起来,回过头来发现身后的人是韵仪才微微吐出一口气。

“嘿!这么有情调哦。”韵仪笑着说。

小涵苦笑道:“韵仪姐,您刚才那一个玩笑可吓着我了,刚才天龙兄才吓了我一跳,我现在还有点胆战心惊呢。”她说完这一句话,便擦了擦额上的汗水,接着说:“是啊,见到这样美丽的青山绿水,不吟首诗才怪呢。”

“呵呵,还真是个挺有文采的女孩呢。”

小涵微微摇了摇头,浅笑着,说:“哪有!”

“还敢说没?你的诗挺不错啊,连我这一个教语文的老师也未必想得出来呢!”

“我。。。。。。”小涵说着说着,忽然间低下了头,原本微笑的神情这时候却充溢了几丝忧郁,似乎想起了一些不如意的事情,韵仪便问:“怎么了?”

她话音刚落,小涵脸上的泪水便簌簌地流淌下来,韵仪连忙问:“小涵,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天龙他欺负你了?”小涵直摇头,说:“不是,你不要怪天龙,我,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

听到小涵的话,韵仪立即醒悟,她刚才的确说错话了,说出了令小涵伤心的话,于是她用手轻轻抹去了小涵眼上的泪水。突然,小涵说起话来:

“韵仪姐,不是你的错,我只是想起了我的爸爸。”

“我爸,他是我的老师,从我懂性的时候,他就教了我很多东西,他是个文人,可是,因为他是文人,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去了”

“小涵。”

“你说,韵仪姐,为什么文人就这么短命?难道这个社会不要文人吗?”

“不,不是的,小涵,你不要这样想。”韵仪的眼睛湿了。

小涵双手蒙住双眼,呜咽着,韵仪把她搂在怀里。这时候,屋内传来了佳遥的声音,韵仪赶紧帮小涵擦干脸上的泪水,关切地说:“好了,我们回去吧,不要想太多,嗯?”

 

     某胡同内,一女子站在小巷中央,双手拿着一张证件,正等待着什么。

     突然,一个三十多岁男子从女子身后某一墙角处走了出来,说道:“一天的调查,结果应该如你所愿吧。”

     女子一转身,发现来的是她副队长唐森,于是走了过去,说道:“嗯,一切如计划所言,我已经得到了他们的信任了,他们很好人,很有爱心。”

     “好!那就最好,既然这样,一切都好办了,你再仔细调查,一定要尽快查出样本的所在之处,然后把它带过来,记住,不要伤害他们,绝不能让他们怀疑你的身份!”唐森说话的语气在女子看来永远是那么严肃。

     “是!!”女子回答。

唐森走了,带着几分奸诈的笑。

      女子趁他离去以后,便向他“哼”了一声,然后带着一副疑虑和担忧,抬头看着刚刚升起的太阳。——今天的太阳好美啊,可是,它能够给我什么?已经几天时间了,自从接手这一任务的那一天起,她心里就开始顾虑,这样做到底应不应该呢?虽然她只是个属下,是队长属下的一名普通的队员,自然必须听从队长的命令做事,但是,她很怀疑,李队长是个正义的人,从她刚入行至今,安排队员们办的任务都是光明正大的,对付的都是穷凶极恶,无恶不作的犯罪分子,至少在她看来,而为什么这次竟然委托她以这一个任务呢?这个明显是一个不光明的任务啊,这家人这么好心的,李敬谋伯伯还亲自把她从暴雨的天气中接过来,还有那个戴紫色眼镜的姐姐,他们的样子,是做出杀人这等事的人吗? ——不管这么多吧,就照着森的话去做好了,唉,一个女队员,做决定真难啊,以前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很能抓主意的人,可现在才发现,自己原来也只不过是个软弱的女孩。。。。。。

      想到这里,女子看了看表,正是下午六点钟,她还得回去,不然家主人发现了就不是好事了。想到这里,后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小涵,你在这里干什么了?”这是舅母的声音。

 

傍晚,比萨西式餐馆内,绿灯幽幽发出的光芒照耀着正在晚饭中的顾客,顾客们端着西式酒杯,浅浅斟酌的同时与同坐人谈笑风生,好一片热闹。

“怎么今晚这么好雅兴请我吃饭了?”李天龙问坐在对面的吴佳遥。

佳遥抿了一口茶,看了看天龙的愁容,淡淡地说:“很怪吧。哈,突然想享受一下西式风情,所以就来咯,加上我们俩很久没有这样私聊过,趁今晚吃饭一齐聊一聊也好啊。”

“很久吗?昨晚不就聊过了么?”天龙耷拉着眼皮,说道。

“呵呵,这就不同了,趁我们两个在,Eight woman不在附近,聊起来才别有一番风味呢。”

天龙一听,马上笑了,“噢,原来是怕她。。。。。。”

“嘘!我告诉你,别这样大声,不然我不放过你!”天龙又笑了。

“聊一聊也不是坏事啊,韵仪姐我感觉挺不错的,她又开朗,又漂亮,又有才,又会家务,又会。。。。。。”

“又会骂人吧!”佳遥脱口而出。

“。。。。。。”

“好了,那么小涵呢?既然你说韵仪,那也我也不客气了,不妨说说小涵。”佳遥说。

“喂,你。。。。。。”天龙话音未落,佳遥狡猾地笑了。

“她这个新来的人,你竟然要在我这么好雅兴的时候提起这个东西。”

“那又怎么样了,你也不是在我心情好的时候提起那个Eight woman!”佳遥反说道,然后就眯着眼睛,把头靠近天龙,“说说也好吧,你为什么对她这样冷淡。”

“不想说”天龙把头转向一边。

“哎,这样的朋友,真小气,你要我说韵仪我还没生气,我要你说小涵你却反目成仇,真是失望!!”

“我顶你的,好了,我问你,你来说,你认为她有什么地方好?——像个乡下人,衣服旧得要命的,整天留着那条长长的马尾,还这样矮的,人又不好看,还有她。。。。。。总之根本就不像个女孩子。”

“哦?就这个原因你就对她反感了???哈哈哈哈。”佳遥把身子一仰,然后就大笑起来。

“喂,别提了啊,大佬!”天龙正色道。片刻,为了拉开话题,他环顾了餐馆四周,最后把目光放在其中一棵高大的万年青上,然后叫了佳遥一声。佳遥问天龙干什么,天龙指了指身后的植物说:“你看看,这棵万年青的叶子黄了。”

“那又怎么样?”

“你看看周围其他的吧,每一棵都黄得厉害,这样子店铺怎么能做生意啊。”

“呵,这是他们对自己店铺不负责,假如负责的话,这样细节的东西他们肯定也会清理好的。”佳遥说,说话中他带着笑。

“是,不过现在生意也蛮不错哦。”

“这只是暂时而已,看着吧,几天以后,这里会变得很淡的。这些都是老板的责任。”佳遥说话有点忘形,不小心把声音放大了。

“喂,别说这么大声,万一人家听了,我们可不好啊。”

“我说的只是事实,我想老板还会多谢我呢!”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一只手拿着酒杯,“那位兄弟,既然你说这些都是老板的责任,那你说一说做老板的应该怎样做才可以避免今后的淡季呢?”

佳遥一听,马上激动起来,说道:“做生意的人,尤其是开餐馆的都应该知道,室内布置是一个关键,比如说这里,这里为什么会生意好呢,不用说,当然是服务态度好,价格比较合理,这是一个优势,但是在这一优势面前,老板却忽略了一点,就是我刚才说的室内布置,在这里,布置虽然还可以说得去,但就是细节方面出现了一个很严重的不足。你看看,一棵万年青,叶子几尽发黄,叶子发黄就像一道疤痕,一道疤痕原本已经够难看了,而现在这里周围的很多植物的叶子都黄了,疤痕的分布不也就越来越广了?顾客一进餐馆就看到这样的一幕,他们还会给餐馆留下好的印象么?做生意是不应该为了赚钱,就轻易忽略一些细节方面的东西的,尤其是微不足道的东西,很多大事往往都是由小事酿成的。”

佳遥抿了一口茶,指了指地地板,接着说:“还有,这里的木板有点凹凸不定,这是与装修时所用的木质材料有关,我估计这间餐馆应该经营了两年了。就单看地板,用木做地板材料当然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是作为天然材料,木材的收缩和变形是不可避免的,选择实木地板应尽量挑选材性相对稳定的树种,如柚木、菠萝格等;还有,选择颜色和木纹,不少人认为木材越硬越好,其实不然,硬质的木材,虽具有较好的耐磨性,但相对来讲尺寸稳定性较差,在实木地板尺寸的选择上,应尽量选择窄而短的,虽然铺设的效果不如宽而短的地板美观,但从木材的特性来讲,尺寸越小,其变形越小。”

男人听完佳遥的话,连忙拍手称好,然后问佳遥:“请问先生如何称呼?”

“我叫吴佳遥,是大学在读研究生,专修土木工程的。”佳遥说道。

“呵,很好。”男人说完,天龙这时候突然来了雅兴,便发出声音:“对于我来说,这里的树叶之所以枯黄,是缺乏钙盐所致,钙盐作为一种无机盐,它能对植物的叶绿素合成起重要的作用,还有,灯光的选择对花草的生长也起着莫大的关系,叶子光合作用,一般不会吸收绿光,因此选择用绿灯作为室内灯光也是一个不好的选择。”

“对,老板忽略的东西的确很多。”男人说着,把两张名片递给佳遥和天龙,借着微暗的灯光,两人看到了两行字:“比萨西餐厅经理兼董事,罗伟”。

“噢,原来是老板,失敬失敬。”天龙说道。

“没关系,你们刚才说的东西的确没错,虽然我是个生意人,不过谈到酒店,我还是第一次开,店铺开了两个月,又太忙,那些花草我已经很久没有打理过了,而地板一个星期前还是好好的,但不知为什么现在就变得凹凸不平了。”

“哦?这么怪的?”天龙问道,语气中略带有好奇心在。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木料问题吧,为了避免生意冷淡,我还得需要请人装修一下才好。”

罗伟说到这,背后突然发出了一阵尖利的打碎玻璃声,但他没有理会,这时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于是问:“我想,你们俩应放假了吧,请问你们有没有兴趣找一份假期工作呢?我这里正需要人,打算找一个负责花草的。”

二人互相看了看对方,然后看了看罗伟,一副微笑的样子,看来应该信得过,于是,两人便说:“没问题,反正我们放假正无聊得很。”

“那实在太好了!”罗伟把手掌一拍,然后说道:“那就这样定咯,你们给你们的手机号码给我吧,我到时候安排好了就通知你们。”

二人把手机号码给了伟,向他告别以后,就回去了。

免费的晚餐,还有一份工作,对佳遥和天龙来说无疑是件快乐的事,而路上,天龙的脸却不知为何竟莫名其妙地发生了变化,原本充满期待的神情这时候却变得谨慎了,佳遥注意起来,便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可这时候,天龙已经把脸转向他了,然后就幽幽地问佳遥:“你刚才有没有见到一些奇怪的东西?”

“?”佳遥皱了皱眉,看着脸色突变的天龙,他深感疑惑,而且还是突如其来的。

“什么奇怪的东西?”佳遥问,

天龙看了看天,把嘴角故意拉长了,说:“不知是不是我眼花了,刚才在你和罗老板说话的时候,窗门反光,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黑影,从老板身后经过。”

“!!!”佳遥有点惊讶,他又看了一下天龙,一副比较正经的样子,原本想相信天龙的,但他是个无神论者,灵异的说法马上被他的科学思想否定,于是只是笑了笑说:“是不是昨晚做了恶梦吧?所以才看到如此的幻觉呢?”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