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巫 guó 度

乌龟公墓~~~~

 
 
 

日志

 
 

(原创)生理恐怖系列之天灾人祸(九)  

2009-10-09 23:52:51|  分类: (原创)《生理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九章         

      

罗伟正在收银台上盘算着今天的账目,这时,小蕾走了过来。

      “蕾,这么晚了,还不下班回家?不会家里人担心吗?”罗伟问。

      “不会,还早着呢,才12点。”

      “呵呵,看来你还是比我强,我当老板啊,才一个星期,每天晚上都要1点打后才能睡觉,真是很不习惯啊。”

      小蕾在笑着。

      “不仅辛苦,而且管理还不善,你看看那里,那些花草如果没有那两个年轻人,现在能有这么茂盛吗?唉,我真是太不细心了,这么细节的东西都没留意到。”

      小蕾还是笑着。

      “还有啊,那些员工啊,工作开始散漫啦,有时还偷偷地开玩笑啊,没有点工作态度啊,你说我是不是管理得太不严了。”

      小蕾大笑了一会儿,然后对罗伟说:“照我说啊,你太谦虚了吧,老板。”

“我感觉你还是最好的,你看看你那个朋友,他以前当老板,管得我们那么严,动不动就骂我们,搞得我们天天工作就胆战心惊,生怕有什么做错。而你来了之后,我们都自由多了,你不骂我们,我们就不再像以前那样了。还有,那些侍应和顾客有说有笑的,不是很好吗?顾客开心了,就自然经常光顾我们店铺了,那才是好呢。”说着,小蕾又笑了。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我这个老板还需要向你这个经理学习学习呢。”罗伟微微笑了笑。

“噢,什么,你叫我——经理。”

小蕾有点惊喜。

“看你平时挺认真工作的,又把一些不是你负责的工作给安排得那么好,我又怎么会浪费你这一人才呢?”说着,整个餐馆内一片喜悦,那些准备下班的员工笑着走到小蕾身旁,对她说:“恭喜你啊,小蕾。”

“恭喜你!”

祝贺声一阵又一阵,直到餐馆的大门被打开的时候。

一个身穿黑色衣服,戴着墨镜的人走了进来,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罗伟皱了皱眉,一股莫名的寒意涌上心头。一个侍应走了过去,对客人说:“不好意思啊,这位先生,我们店铺打烊了。”

黑衣人没有出声,头不摆地淡淡地说:“请来一客饺子。”

“先生,我们店铺打烊了,不做生意了,请回吧。”侍应重复着说道。

黑衣人依然没有理他的话,这时,小蕾走了过去,笑着对他说道:“这位客人,不好意思啊,我们店铺打烊的时间到了, 请回。。。。。。”小蕾话音未落,黑衣人重复了刚才他说的话。

见到黑衣人对他们的话当耳边风,小蕾有点纳闷,但她还是忍住了,而旁边的侍应似乎因归家心切,对黑衣人的态度感到很不满,于是放大了声音——“你有没有听清楚啊,我们收工了,不做了!”

“嘿。”这时罗伟出声叫住了他,对小蕾使了个眼色,小蕾点了点头,对侍应说:“算了吧,就让一让这位顾客。”侍应写好了菜单,不满地瞟了黑衣人一眼然后往厨房走去。小蕾连忙赔礼:“真不好意思,刚才这位侍应这样冒犯了先生,我深感抱歉!”黑衣人没有应小蕾,头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

收银台上的罗伟一直观察着那位古怪的黑衣人,只见他身穿一件黑色长袖西装,系着一条黑色领带,戴着一副墨镜,和一顶黑色的帽子,有点像欧美电视剧里面的特工。

他那身厚厚的西装让人感觉发寒,可对于罗伟,这种寒冷却不是来自于黑衣人的衣服,而是来自于他的表情,那毫无声色的表情,让罗伟有种不详的预感在,似乎一场恐怖的灾难将要降临到他眼前。

      这时,黑衣人出声了,“喂,你们的店铺怎么这么差劲的,这么久东西还没上?什么店铺来的!”一位侍应很不忿,她走过去对他没好气地说:“大人,才一分钟都不够,你居然说东西还没上?我们餐馆里的厨师不是超人,哪有那么快把东西端来给你?!”

      “喂,阿婆啊,别这么大火气好不好,对方也是客人啊。”旁边一个侍应说。

      “我不是大火气,而是他蛮不讲理,都要打烊了,他居然赖死不走的,还这样高要求,你说我气不气!”侍应无言,罗伟也没有什么反应,但就在阿婆继续批评黑衣人的时候,餐馆内的灯突然熄灭了,周围一片漆黑,餐馆内的人随即焦急起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而等灯光重新照亮的时候,阿婆竟然保持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动不动的阿婆突然左右摇晃起来,然后像冻僵一样瘫倒在地上,口中流着浓浓的血,一道类乎只有大刀才能造成的血痕猝然映入众人眼前,令人触目惊心。

      这一刻,罗伟等人顿时惊呆了,而还没等他们完全意识到事情的危险性的时候,一阵刺耳的鸣声刺入了他们的鼓膜,众人纷纷按住双耳,一副副挣扎的样子如同受到千刀万剐的折磨一般。痛苦中的小蕾无法忍受那一阵阵尖利的鸣声,于是大叫起来。而等她微微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片血腥场面映入眼帘,那黑衣人伸出了他的双手,拧住了一个侍应的头,然后把它挤得粉碎,然后又在一瞬间,另一个侍应的腹部被他狠狠地捅穿了一个大洞,鲜红的血液迸溅出来,溅到了小蕾的眼睛上。

如此惨剧竟降临到这位年轻女子的面前,她大叫一声,便朝餐馆的后门冲去,可就在这时候,黑衣人竟像鬼魂一样瞬间出现在她面前,然后慢慢地向她逼近,逼近的同时还脱下了墨镜和帽子,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头,双眼发出了幽暗的光,嘴上露出了一丝怪笑。

     “啊!怪物啊。。。。。。”被惊吓的小蕾发出了一声惨叫,随后眼前一片黑暗。

     

夜深人静的晚上,李天龙在电脑前毫无兴致,也许是今晚天气很闷,连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都提不起劲;又或者——是今晚佳遥和他说的那些话吗?是关于小涵的还有小玲的?此刻,他想不下去了,他不想再想她们两人,他需要休息,需要静一下,于是,他靠在了椅子后,陷入了沉思。

      闷热的天是容易催人入睡的,如今旁边床上的佳遥早就睡着了,打着鼾,还不时说着梦话。看见佳遥这样轻松的样子,天龙叹了一口气,多愁善感,想不到他也是这样的人,唉,算了,不要想这么多吧,女孩子的事,不是男孩子想的!想到这里,天龙重重地打了个呵欠,便关上电脑,上床睡了。

      今晚的确很宁静,没有一点飞虫鸣叫的声音,沉睡之间,佳遥的鼾声也没有了,这本该是一种舒适的最好的睡眠时刻,但是,偏偏就在这一时候,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令沉睡中的天龙感到浑身的不自在。这种特别的感觉,不断地刺激着天龙的听觉————朦胧之中,他终于分辨出来了,这种感觉,源自一段悠长而刺耳的鸣声,声音似曾相识,却无法分辨声源的所在。

      鸣声连绵不断地刺激着天龙的耳膜,当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前的是一间简陋的房子,里面横着一张沾满血渍的床单,一个枕头被胡乱地放在上面,还有几个发黑的脚印。天龙注视着那张床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他脑海边划过,他好像在哪里看过这一情景,但总是记不起来。

     就在这时候,窗外突然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声音嘶哑,是一名中年妇女的。天龙想走出去,可是当他一手碰到门的时候,他发现门竟然被紧紧地锁住了!他猛地撞门,但是始终没有任何动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一种说不出的焦急与疑惑感在他心里泛滥着,而这时,房门外发出了婴儿的哭喊声,在几阵寒风划过纸窗的一瞬间,婴儿的哭喊声竟是如此的凄厉,然后一个女的,在外面似乎在念叨着什么,天龙把耳朵贴在门旁,透过介质,他模糊地听到了女人好像在念着:“求神啊,那个男的,你死了不要怪我啊,是我丈夫做的,求你啊,求你啊。。。。。。”

     “丈夫?男的?”男的,不会是指我吧?!天龙正疑问之间,突然,窗外的声音由一阵惨叫变成了刀具切割的声音,天龙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于是,他用手指刺破纸质窗户,从一个小洞中,他看到了心惊肉跳的一幕。一大群衣服褴褛的人,在几米的范围内正挥动着菜刀,镰刀,正往下来回砸去,他们的脚下,流淌着一大滩鲜红色的血液,不时看见从他们那里扔出了类似于衣物的物体,看来这群人好像在分着一具动物的尸体。见到如此猖狂的一幕,天龙倒吸了一口冷气,天啊,这群人是不是野兽来的啊!而当他移正了戴着的眼镜,欲看清楚外面情形的时候,一块鲜红色的东西竟从这群人那里飞了出来,啪的一声,打在了纸窗上,鲜红色的物块如同一团泡过水的海绵,在窗上缓缓地滑落下来,从中渗出来的液体,发出一股浓重的腥味,呛得天龙掩住了鼻子。红色的液体继续渗透,几乎把整面窗户沾得一片鲜红。

     天龙还没意识到事情的危险性,等他重新抬起头,观察窗外那群人的时候,那群人已经全部散去了,在他们分离动物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块鲜红色的骨头,天龙定睛一看,不禁吓了个魂不附体——这是人的头骨!!在头骨附近,几块发黑的柔软的东西躺在了血地上。这一瞬间,天龙已经意识到了,那群人不是在分解动物尸体,而是在分解一个女人!!而飞到窗外的东西,不是什么,而是一块来自女人身上的软组织,柔软的组织在北风的冷冻下,结成了晶莹的冰块,赫然粘在纸窗上一动不动。

     即将死亡的预感,一阵阵毛骨悚然倏的充斥着天龙的全身,令他不禁冒出了冷汗,背靠在窗旁的墙壁上,他不知所措着,也就在此刻,他终于记得,这里是很多天前的晚上他所梦见过的地方,因为找不到回家的路他才借宿在这里的,但令他想不到的是,这里居然是一间凶宅,一个男子挥起一把菜刀,正砍向天龙的时候,天龙醒来了。

    而如今,噩梦居然延续着,只是那个男人突然消失了而已,好在是噩梦,天龙才缓缓地呼出了一口气,窗外已经没有人了,只有呼呼的狂风在肆虐;房间内一片死寂,只有天龙的呼吸声在跳动。他记得刚才外面那个女人,口中所念叨的那个“男的”——男的?这时,天龙想到他是唯一一个外来人,如果那个“男的”是他的话,那么,那么——看来这里是不可逗留的了,他需要离开这里!

     但就在这时候,门竟然嘭地发出了巨响——他们撞门了!天龙深知恐惧的时刻终于来临,他需要迅速逃离这里!但当一阵紧张过后,撞门的声音更加剧烈了,不时发出“噼啪”的砍木声——“妈的,竟然来刀也出来了!!”

     “啪!”门终于支持不住被砍出了一个大洞,一只发黑的流着血水的手伸了进来,像一只魔鬼的爪子。天龙咬紧牙,就在门“啪”的倒在地上的瞬间,天龙撞破了纸窗,接着一个翻滚站稳在地上,趁那群村民没有追上来,天龙快速向村的大门口逃去。

      身后是一阵阵村民的喊叫声,天龙加快了脚步,头上的汗水在一滴一滴地从皮肤里冒出来,呼吸的急促已经令他忘记了什么叫恐惧,他只有快速逃跑,只有快速逃跑,他才能有机会回去!但是,在他面前,路竟然走也走不完,无论他怎么跑,他依然见不到那个他曾经过的村口大门。

     “他在那边!”一阵喊声,那群村民终于追上来了!天龙赶紧加快了脚步,可是,刚才跑了这么远,现在他几乎跑不动了,看着村民的逐一逼近,死亡即将来临了。天龙不想死,虽然这只是场噩梦,但是他发现,无论他怎样使劲捏自己的脸皮,一种疼痛感竟不断地在他的皮肤上蔓延,难道这不是梦?!天啊!如果这不是梦,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我怎么会来到这里的啊!?

      村民还在紧紧地追过来,离天龙已经十米都不够了!怎么办啊,我不想死啊。。。。。。脱离死亡的唯一之路要断了,只有几秒钟的时间,那群村民,他们在这个时候已经向天龙发出了攻击,扔斧头,飞肉刀,无论有什么可致命的,他们都使出来了!怎么办啊?就在天龙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在很远的地方,依稀模糊的出现了一群黑影——是人!天龙带着希望,心里感叹地说道,带着这一期盼,他咬紧牙关,拼着命向目标方向冲去。。。。。。。不知什么时候,喊声终于越来越小了,最后听不见了——终于逃出来啦,带着一脸的愉快,天龙放慢了脚步,可是,就在放慢脚步的同时,在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前面根本什么人也没有!唯一只有的,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悬崖,“啊。。。。。。。”坠落犹如一道猛烈的冲击波,刹那间冲破了天龙的心脏。

  

      今天,本应是个平静的日子,然而,就在这一天,却发生了一件令天龙等人也无法预料的事。

      早上,天龙将屁股对着窗口蒙头大睡,昨晚的恶梦已经吓得他好几个小时没有睡下了,好不容易才提起的睡意却一下子被门口猛烈的敲门声打碎。天龙拿起床边的闹钟看了看——9:00,今天恰逢放假,是休息的好日子,这么早就有人来叫门,他心里便一下子愤怒起来,于是不快地问:“谁啊?”

     “我啊,舅舅,快开门。”

      天龙一听是舅舅,就知道有什么无聊事来了,舅舅本身是个喜欢计较的人,无论遇到多琐屑的事都会百分百去理会,而且还理会得让人无语。

      “什么事,我还要睡觉哩。”天龙闭着眼睛,不耐烦地从牙缝里挤出话来。

      “佳遥找你啊,他刚才打电话过来。”舅舅说话的语气带有几分焦急,但天龙并没有觉察到,只是一味烦躁地说:“舅啊,他这么早找我干嘛,今天不用上班啊,叫他晚些才找我啊,我要睡觉,累死我了。”天龙像个任性的小女孩一样说道,然后把被子盖住脸。

      “你出来再说,你怎可以这样子的!”舅舅放大了声音。

       听舅舅的语气,天龙知道他恼怒了,便懒懒地从床上走下来,把房门打开。

      “干嘛这么懒的,叫了你这么多声才出来!”

       “我要睡觉的嘛。”天龙不忿地说。

       “睡觉也不可以这样子!”舅舅严肃地说道,天龙不想舅舅发火,更不想和舅舅为了这一芝麻蒜皮的小事斗嘴,毕竟这是他的亲戚而不是家人,加之舅一直是个多事的人,于是只好让步。

       “哎呀,是了是了。佳遥找我什么事了?”

        直到天龙听话了,舅舅才面带焦急地说道:“他刚才打电话找你了,说你们的餐厅出事了,叫你快点过去。”

        “啊?”天龙还没有意识过来,满脸疑惑地问道,他从没想过餐馆那边会发生事来,而且发生的事居然关系到他和佳遥两个。

        “总之你快点过去看看吧,我也不知道了,我还有事做。”舅舅说罢,便走开了。

        天龙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不想贸贸然地走过去,因此还是打了个电话给佳遥。

        “喂,佳遥,餐馆那里发生什么事了?”

         天龙说到这里,佳遥焦急地说道:“天龙!你怎么这么晚才给电话我啊,快点过来吧,餐馆老板出事了!”

        “什么?”天龙很是诧异,但还没问到佳遥,通话久断了。从电话中佳遥的语气可以推断,餐馆的确有不好的事发生了——餐馆出事了,餐馆出事了?路上,天龙心里一直在念着,他突然想起了昨天工作的时候从罗伟和另一个老板聊天时所听到的话,罗伟话中好像提到一个叫“刑坚”的人,说他这么久没来,现在竟然回来了。“竟然回来了?”,“刑坚?”天龙想着想着,他已经来到比萨餐馆了。

       

        比萨餐馆外早已围了一堆人,正在叽叽喳喳地议论个不停,几辆警车停靠在餐馆门外,几个刑警正询问着负责收银台工作的女士小蕾。

        天龙一到了现场,便见到了站在门外的吴佳遥,他正站在一群警察的旁边,也和收银台女士一样,被警察们询问着。天龙走了过去,佳遥便满脸欣慰地说了一句:“哎呀,天龙啊,你终于来了。”

        “餐馆到底发生什么事啦?”天龙说到这里,心里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感觉到罗伟并非普通的出事这么简单,似乎他所遇到的意外事件是关乎他的生命的。果然,事实如天龙所想的一样。

        被询问的小蕾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叫,然后退后了几步,一脸慌张地说:“啊,啊,啊,你们这群怪物!别过来!!”说着,她就拿起了身后的一根棍子,靠在了墙上浑身发抖大叫着。询问她的刑警见收银台的小蕾感情激动,于是上前把她制伏。被制伏的小蕾一边挣扎,就一边大叫:“你这个戴墨镜的怪物,别过来啊,别过来,不然我打死你!!”

        “佳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连小蕾也。。。。。。”天龙很惊讶。

        佳遥没有回答天龙的问题,但见小蕾举动也感到很讶然,惊讶过后,他递给天龙一张白纸,然后用沉重的语气说:“你看一看吧,这是罗老板托人给我们的。”

        天龙接过纸条,纸条上只写了几行字,而字的下方却赫然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手掌印,令天龙顿感茫然,字条上写道:

       

        我知道我的日子已经来临了,真没想到我竟然是他的目标。在你们收到这张纸条的时候,请你们不要担心我了,我很好,以后你们就不要再来这里了。你们两天的帮忙,就算我死了也感激你们啊。

                                                                            罗伟

                                                                          2007年X月X日

     

      “佳遥,到底罗伟怎么了?他是不是死了??”天龙看完纸条,对罗伟有种不详的预感。

      “唉,不知道,警方封锁了现场,我进不去,只听到听警方说,经过一番搜查,仅查到几具服务员遗体,没有罗伟的。”

      天龙吐出了一口气,充满焦急的心终于稍稍放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阴天,叹道:“罗老板,希望你没事吧,你究竟在哪里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