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巫 guó 度

乌龟公墓~~~~

 
 
 

日志

 
 

同人系列——瞎子(一)  

2010-06-15 00:39:56|  分类: (原创)瞎子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在六年前,一所核发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被泄漏的放射性粒子对核电站以外几十平方公里的地区造成严重污染。这次灾难中,距离核电站最近的一个小城成为了核严重污染地区,城里的人民全体撤离,但依然有30多人遇难,其中有20人失踪,事后19个失踪者已经找到了,而唯独一位教授至今毫无音信。相关媒体也曾透露过此次灾难,但后来因为某种原因相关媒体一一被查封。

从此以后,那座城市便成为了一座废墟,至于小城叫什么名字,除了曾经在那里居住过的人之外就再也没人知道了,包括我们。。。。。。

 

 

(1)  探望

夏天是难熬的,尤其是今年的夏天,每一天的太阳总是那么贱,非晒得我们汗流浃背不可。

而今天,太阳总算听话一点了。

当我轻轻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手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来电的是我初中同学,看来该是出发的时候了——期待着,现在,终于有这么一天,可以和以前的同学一起,10多人去探望初中的母校。

首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苏宇德,是S大的学生,没有什么特长,在男生里面,说智慧不智慧,说体能没体能,读书不好,兴趣单调,不会打篮球,不会踢足球,只会耍几下武术,总之就是一个另类的人。好奇心很强,六年前在XX中学上初中,六年后就对六年前的初中变化十分好奇,因此就走在赞成方那边支持搞探望母校活动。

我们的母校在一个叫做南岛城的地方。至于为什么叫南岛城,听人说这里远离其他城镇,建于一个未开发的偏僻盆地上,四面围山,像个孤岛,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加上这里是中国南方,因此就这么叫了。

 

在车上睡了个大觉,刚刚醒来,车已经到了学校。我伸了个懒腰,好解除醒来时候残存的倦意,下了车,望着这所曾经在这里学习过,居住过的中学,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或许是一种缅怀抑,又或者是一种期待吧。

我们来到的时候正好是两点钟,下午时分,天气阴沉闷热,层层的白云堆在天上,像一张苍白的脸,脸很苍白,白得让人难受。这应该是暴雨的前奏吧,可是都很久了,天却没下过一点雨。校园外都是公路,却安静得很,也没有一丝人烟,在我印象中,这片区域一直都是很热闹的,白天时候总是人来人往,一片热闹,可现在,到底怎么了?突然间,一种疑惑充斥着我的大脑。

进了教学区,上了教学楼二楼,我才发现一起来探望母校的人也挺多,包括在我眼里一直是身体孱弱的女生霏阳,她长得挺可爱,1米6的身高,苗条的身材,中长的头发披在肩上,穿着一间黄色的衬衫还有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戴着一副无框眼镜,一双大而晶亮的眼睛令人看起来似乎她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不过,她的确很小,因为她是属蛇的,我们都属龙。

见到霏阳的时候,她正和小学时就混得很熟的两个女生说笑,女生和女生说笑,做男生的自然也很难插口,不是找不到话题插口,而是根本不留任何机会让你插口。于是我就只好把身体靠在走廊的拦河边看风景想东西。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怪叫,周围的喧闹声戛然而止,细心一听,似乎声音是从一楼上二楼的楼梯口传来的,我们集中的地方是教学楼的二楼走廊处,那里和当年的一样,是一个环状的三角形——真是奇怪,一直以来学生搞什么聚会,什么活动集中的当然是广场或者是比较空旷点的地方的,这次竟然奇怪得很,要我们到二楼集中,我不知道这次活动的主角Joe是不是想耍什么怪花招。

那声怪叫的确是从楼梯口的地方传来的,听起来好像是人怒吼的声音,但从语调中似乎充满着一种痛苦。那声音只出现了一次就消失了,再也没有听见过,但周围却寂静依然,寂静得令人窒息。

不过,这一种窒息很快就被一个声音冲破了,就在我们所有目光都注视着楼梯口的时候,突然“哇!”的一声冒出了一个黑黑瘦瘦的身体,使得周围的人连忙吓了一大跳,尤其是那些女生,她们被吓着了马上对着他大骂起来,他就笑着说:“哈哈,玩一玩而已嘛!”

我吐出了一口气,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嘿,Joe啊,你真是有空,可把我们的男生给吓着呢!”

Joe一听,便显出了一副很得意的样子,看来他很满足他的这套玩笑,可是,之后他又问:“你们说我的玩笑都把你们吓着了?不会吧,我只是突然把头冒出来而已嘛,都把你们所有人给吓着,哪有这么夸张!”

“不是啊,你刚才这一声音真的很恐怖,都把我们的说话声截住了。”我笑着接着说:“你最近是不是发明了什么新奇的东西了?造了个这么恐怖的声音出来。”

“啊?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哦!”Joe满脸疑惑地问。

“哎,他这个人就是爱打死不认!是他做的人证物证俱在他也是不肯认的,你说什么都没用!”李容说道。

“喂,我说的可是真话啊,如假包换的真话,我大学忙得很,哪有时间搞这种玩意儿!”Joe争辩道。

“我才不信呢!”

“喂,别吵了,只是个玩笑,别把小事闹成大事了,翻脸易和好难啊。”最后还是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争辩声才停了下来。

然后我问Joe我们的人到齐了没有,他笑着说:“放心,都来齐了,你忘记吗?我们所有人都是坐一辆车的啊。好了,我们上去找老师吧。”说完,他带头走了上去。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