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巫 guó 度

乌龟公墓~~~~

 
 
 

日志

 
 

(原)我的星际女友(楔子)  

2011-01-17 01:24:54|  分类: 个人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我坐在酒吧的服务台前,周围,是热闹的歌舞,男生女生们在绚烂的灯光下跳着热舞,有些穿得性感的女孩在跳舞之后甚至和搭档的男生接起吻来;一群穿着所谓现在最时髦的衣服男生女生在大声喊叫,男的抽着烟,女的在喝酒,其中几个男女对着前面不知是何人在大吵大骂像外地男女在街上骂街一样,表面上看是吵架,其实只是在喊人喝酒;十多个穿着一模一样的男生女生堆在某个角落里,像一群鸭一样注视着前面发光的电脑屏幕,他们是自行组建的《星际争霸II》战队,现在的战斗局势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

这是一间挺特别的酒吧,歌舞、喝酒、游戏三者合一,好听点就是综合性强,难听点的就是不伦不类,不过这种场面我早就习惯了,出于自己的内向性格,在服务台前我端起一杯啤酒,对着前面的镜子露出了一个微笑,而后举杯一饮而尽。

我不知道这是多少次来这间酒吧了。

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是半年前,是电信女郎大千寻带我过来的,这里离学校很远,路上我问她为何到这么远的地方喝酒,她总是说这里是她所知道的这么多酒吧中最好的一间,我点头没有说话,心里有点不情愿——怕远吗?她笑着对我说——放心,我有车,载你回去无妨,她举起她的小车钥匙;怕贵么?既然有心喝酒,贵点无妨——真是有钱,果然是个富家小姐。我总是笑着说,笑着笑着我发现她突然人间蒸发,过后只听见服务生说:“先生,刚才坐在你旁边的小姐带走了一瓶白兰地,加上现在桌上的酒,总共。。。。。。”

我无言。

早料到她会这样子的了,只是没想到她今晚会这么有创意把汽车也拿来做哄人入圈套的工具。我叹了一口气,又举起一罐啤酒喝了起来,看看桌旁的啤酒罐,细数已经有六罐了,但还没有醉意。我喜欢喝酒,认识我的女生知道我喝酒便帮我起了个名字叫“多“臭”善感”,或许是喝酒的同时又经常想东西的缘故吧。起初这个名字我是怎么都接受不了的,但后来久了又感觉这个名字很有趣,便记下来了。

不远处的那群电竞战队还在紧张地瞪着墙上的大液晶屏幕,仿佛在看世界杯一般。他们这样紧张我明白他们的心情,今晚游戏风云频道直播了今年第一季的GSL比赛,不用说这将是一场很激烈的角逐,因为这一回选手水果贩子出场了。这时候,正在做鸡尾酒的酿酒师也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服务台前的电脑屏幕。

比赛第二场结尾,水果贩子因为不能成功压制住对方人族的兵力,导致对方最后以大量的机枪兵用少量掠夺者做肉盾打破了他的蟑螂加毒爆虫和大量小狗的防守,在所有主力军队被击溃的情形下打下了GG。

第三场比赛,地图是极热沙漠,水果贩子在对方一次放下二兵营的情形下依然开裸矿,而人族一开始就在水果贩子的二矿门口放下了地堡欲来个地堡rush,但水果贩子显然很早就意识到人族的动机,故放下一个防塔然后叫刚出来的四个农民杀掉人族的农民。人族见战术失败,就只好全军撤退把两个兵营移到了二矿外的门口处。水果贩子造了一群小狗发现对方有机枪兵驻守后门因此改去拆自己基地下面的黄金矿的石头,然后改出蟑螂拆人族后门用毒爆虫把人族一网打尽。而这时人族造了8辆喷火车去骚扰虫族,谁知沿路碰见了虫族的蟑螂,喷火车开进基地刚喷了两次火之后就全军覆没了。人族见对方蟑螂来势汹汹于是采取了保守的打法,在基地的后门处放下两个地堡,不料虫族的蟑螂已经袭来,防守的坦克招架不住于是就连农民起义也用上才把虫族的这一波攻击防住了。但虫族这时候已经开了黄金矿,经济收入简直就是飞快,之后一波又一波蟑螂袭来,人族最终还是招架不住打下了GG。

总算水果贩子终于还是赢了,看到这里我的心不免有几分高兴。说起《星际争霸II》,我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有玩了,人心血来潮的原因往往是由他人引起的,我也不例外,于是便打算喝完这一瓶酒就到附近的网吧。

当然,和我一样坐在服务台前喝酒的不会是我一个人。就在离我半米远的地方,一个黑色长发,戴着黑色镜框眼镜的女孩正喝得津津有味。

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罢了,应该还是学生吧,而且还比我小,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黑色的短裙下是那双诱人的黑色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长靴,翘着二郎腿,悠闲自在地用纤细的手指勾起一个盛满红色葡萄酒的法国酒杯,看起来像极了富家的千金小姐,又或者是刚从外国留学回来吸收了各地风情的都市女性。溢彩的灯光下,玻璃酒杯映射出夺目的光芒。

真是个让人为之一震的女孩!4瓶葡萄酒瓶空空如也地放在她的桌子上,而她还是悠闲自在地喝着酒,好像百喝不醉似的,和她相比,我逊色很多,虽然也有很多啤酒瓶,但只是罐子。喝酒容易乱性,我看着她,感觉未来会有古怪的事情发生。

“还要么?”老板说,他在调酒。

“再来一瓶。”她脸红着说,只不过她说话的时候依然很清醒,手上拿着的葡萄酒空瓶没有半点摇晃感。

我不知道该是诧异还是无奈,在酒吧里,会喝酒的大多是脸皮厚的女孩,她也不例外。她突然愣愣地看着我,然后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拿着一杯葡萄酒,伸手对我做了个干杯的动作,然后一饮而尽,而后又望着我,把葡萄酒满满地装到杯子上。

我不知道她是什么动机,她不可能喝醉酒。会对男生主动的女生在我的见识里几乎一个都没有,即使会主动,也只因为那个男生很高大或者很帅——可我一点都不帅,全身瘦得像个文弱书生的样子,不会打篮球,又不会说笑,胆子又不大,像我这样的男生是四年都不会找到女朋友的,事实证明了我的观点是正确的,因为我大学四年都没有拍过拖。

她又看过来了,这让我心里一种灵异的感觉油然而生,脊背莫名发热起来,恐惧之下,于是就把剩下的酒喝完便付了帐,离开了酒吧。

 

2

现在是9点钟,离睡觉还有三个多小时,约莫算来应该可以打上六盘左右的对战吧,每场对战最长半个小时。

沿着到网吧的路,在黑夜的匆匆行人中,我习惯插着裤袋走。韶关的四月依然很冷,冷也是一种风情,你看看街上互相牵手的男男女女就知道了。看着他们这么相爱,我忍不住嫉妒起来,说真的,其实我真的想要一个女朋友,大学四年没有恋爱过是很可惜的事情,有些人说大学找不到知心朋友也至少得找个伴,但问题是我朋友比较少,伴就更不用说了。有的同学总是问我到底喜欢那一类型的女生,但我总是说不出,似乎我所喜欢的女生类型就像玄幻小说里的女神一样用简单的语言是很难表达的。既然是这样,嫉妒也没用,如果你不想看他们卿卿我我,那就低着头走路吧。

低头走了不知多久,心里有点不自在的感觉,仿佛有人在跟着我。的确有人跟着我,是她,就在离我三米处的地方和我相对而行,一边走就一边蹦蹦跳跳,像一只小兔子,走到小树旁,还不忘绕着小树干兜一个小圈,跑到电线杆旁,就躲在电线杆后面给我露出一个迷人的笑。

她为何对我这么有好感?这是我半天摸不着头脑的事情。的确,她很漂亮,苗条的身材,黑框眼睛下我可以清晰地看清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她就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孩!

但是,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她会这样跟着我呢?就像认识我和我很熟那样,而我却压根底不认识她,和她也从来没见过面。一个陌生的女孩突然间跟着你走,还边跑边笑,这样的行为除了在电影见过之外现实我可从没见过。想到电影,我忽然想起日本的《我的女友是机械人》,电影开头那个女主角对着男主角就是做着类似于这样的行为的。难道世上也有所谓的女机械人?可别吓我,她全身都是清一色的黑,在黑夜里像女鬼多过像机械人,况且像我这样一个多“臭”善感的人又怎么会在桃花盛放,百鸟争鸣的夜晚沾到那么一点桃花?

她像鬼多过像人!想到这里,我马上加快了脚步,而她的脚步也明显加快了,一边跑,还一边继续向我做着欢快的动作,跑得比我远些,就向着我跳舞。。。。。。晕,她疯了么?我径直往前跑,没带眼睛看她,也没带眼睛看地下,只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悬空感,屁股和腰的地方便来了一阵剧痛。

我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大约半个人深的坑里,是那些被人挑去了沙井盖的废旧的沙井,里面还长满了杂草。

“真他妈的,鄙视那些小偷,好偷不偷居然偷沙井盖!哪个家伙被我抓到我肯定揍得他头破血流!!”

“嘿,按我说头破血流的应该是你哦。”在上面的她探过头来嘻嘻地对我笑。哼,没同情心的家伙!我赶紧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和草屑,然后问她:

“你跟着我干什么,有事吗?”

“没事啊,我喜欢跟踪人,今天的目标是你,所以就一直跟着你。”说完,她摆出了一副媚人的笑脸,眼睛愣愣地看着我。

我的心一颤,她和我素不相识,干嘛要跟着我?难道她是打劫的吗?看她样子不像啊,难道是乞讨的?更不可能。我往前走了十多米,而她就紧跟在我身后,一种不知是恐惧还是尴尬的感觉从我心里油然而生,在开会或者是上课的时候,比作有一个人不管认识不认识突然间眼睛直直地看着你,你心里往往会不好受甚至莫名生出难以形容的恐惧感,而如今我想我的感觉就如这一个比喻一样。

我赶紧往车路的另一边跑去。可她还是死死地跟着我,我无奈只好跑到步行街,穿行到人群之中,以为这样就可以把她撇掉,可谁知我竟是那么的童真,她的身体很单薄,左一钻又一钻便穿过了一堆又一堆的密密麻麻的人群。

“天啊,难道她会伸缩功的吗??”我大惊,继续跑。

今天碰巧是市区风度名城搞节目的日子,大润发大门外正搞一个不知是什么的展览。我从天桥上的楼梯跑下来,她却从天桥上沿着斜面滑了下来,我跑到了看热闹的人群的最前面,那里的性感女模特正跳着热舞,这么冷的天气穿那么单薄,表演完不会立刻感冒才怪,她们身后的大喇叭正激烈地轰炸着,比世界大战战场上的炸弹的爆炸声还厉害,劲爆的音乐快要震破我的耳膜,希望在这么剧烈震颤的“噪音”之下她不会追来吧。但事实始终不会如我想象的那么美,她跑到了我身后还用小手拍了拍我的肩,我大惊,活见鬼似的往前冲去,一时忘记了前面就是舞台,等到发现自己摆着一副狼狈相在舞台上穿行于舞女之间时,便满脸羞愧地双手遮住脸,她就笑着追着我跟我兜圈子,还对着观众大喊一声sa you la la!

我汗死,赶紧跑下舞台,像没头苍蝇一样冲进了大润发。我记得我当时上二楼是跑电梯的,还叫前面的人借过,就像小时候玩的警察捉小偷,我越跑,她就追得越紧,还一边追一边笑。我跑到一个货架前,赶紧往左一拐弯,跑得太快把货架上的特价果汁撞了一地,我本能地蹲下想把那些果汁捡起来,可捡起其中一瓶的时候却见她离我越来越近便只好把它们无视掉。

我不知道跑了多久,她终于对我发出声来了。

“先生,你跑够了没有?”她停下来,上气不接下气。

我也没气了,把刚才捡起的果粒橙放进风衣的大口袋里,对她说,“那你追够了没?我又不是明星,又不是帅哥,干嘛追得我那么紧?”

“警察捉小偷,小偷一日抓不住,我怎么能罢休!况且像你这么一个帅哥,不摸一下你怎么行。快,跑过来给我摸一下!”

“。。。。。。”她的话真让我无奈,可想了一想,既然她要跟我玩捉迷藏,那就来吧,看你还能追到我多远,嘿嘿!既然现实已如此,那就理性面对现实吧,就当是玩小孩子时候的捉人游戏一样。我又跑,从二楼购物区跑到了一楼,然后跑过了收费处才停下来,往后看看她,她正吃力地追着我,我笑了起来,手一伸扶着墙壁想对她做一个挑衅的动作,可手却不但挨不到墙,反而还触到了一个女孩的敏感地方。我无妄之灾地挨了一巴掌,她就在不远处抱着肚子指着我大笑,还对我做鬼脸。我气坏了,外面的猪扒叫我拿出票来盖章,我就从袋里拿了一张厕纸塞给她,这时门口的机子正“哔哔哔”地大叫,然后那个猪扒就对我大嚷有东西还没给钱,还不停地追着我。我无奈,什么东西没给钱?现在有两个女的追着我,看来我今晚魅力也挺大。看见前面就是KFC,我赶紧跑了进去。

到了KFC,她总算没有追来了,可那个猪扒却直跟着我。我赶紧跑下楼,一开门,她却迎面站在我前面。

毫无疑问,我肯定是被她的突然出现吓一跳的了。如今我前有强敌,后有追兵,在“强敌”面前,我真想问她干嘛这么有耐心跟我玩,而本能却要我往回跑,我跑回了二楼,跑出了KFC,要我“拿钱”的猪扒欲把我叫住却被我一下子撞倒在地上,我清楚地听到她正用粗口指着我大骂,可我管不了那么多,因为如今追着我的人比猪扒的狮吼更恐怖。兜过了一个大圈,回到了二楼,又从二楼的电梯处坐电梯下来,然后从正门处出了大润发。希望我跑得这么快,她不会追得到我吧,而她,却直着身站在了大门旁边的招牌跟前。

“嘿嘿,哥哥,你干嘛了,我都还没开始跑你就这么快冲上了二楼,害得我只能原地不动等你下来。”她笑着问,然后就对我做出了瘙痒痒的动作。

我左右环视了周围,还好除了她没有人知道我刚才做了如此笨拙的行为,于是擦了擦刚才疾跑脸上流出来的汗,忍不住笑了出来。

 

3

“嘿,用衣服擦汗脸上容易出汗斑的哦。”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

我脸一热,接过了她的纸巾,纸巾很香,仿佛是从她身上留下来的。

我刚要擦汗,她突然用小手把我的纸巾拍到地上,然后对我做了个怪脸说:“哈哈,刚才我捉到你了,现在到你捉我啦,来啊,笨蛋!”

“喂,你怎么这么赖皮!”我大叫,大笑了一场便向着她的方向冲去。

你别看小我,我可是校运会1500米选手呢!虽然我排在倒数!!我跑到了步行街,再次穿行于人群之中,沿途和她一样欢快地笑着。不知为什么,穿越人群的瞬间,我似乎看到了小时候在步行街上和朋友一起玩捉人的情景,是那么的逼真。能有这么一个厚脸皮主动跟我玩的女生,我该是幸福还是惊恐?我想这一刻我是幸福的,也应该说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经历的幸福的瞬间。

某间大型商店正式开张,听说老板是某领导的儿子,那老板是我大学的一个师兄,老是欺负我。好啊,在他正式的场合下,不给他一个下马威我怎能报过去的N箭之仇!领导讲完话,便说:“现在,有请本店的老板XXX,也就是我的儿子上台讲话!”

全场拍烂手掌,我就趁机冲上了演讲台,对观众挥了挥手,说:“各位兄弟姐妹大家好,在下是XX婚纱店的老板,在本小店开张之日,全店婚纱免费出售,哈哈!”然后就冲下台。

我想那个师兄老板肯定是火冒三丈的了,因为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迎来了观众的大声欢呼:“噢,是真的吗?”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老板赶紧跑到台上抓狂,我跳下台,她正混在司仪小姐那里和她们并排地站着做着相同的姿势。

我呕吐,一颗老鼠屎玷污一碗汤,雪白色的司仪组合突然间冒出了一个浑身都是黑色的老鼠屎,不恶心才怪!我连忙指着她做着呕吐的动作,她就莫名其妙地用那双大眼睛瞪着我。

 

我东追西追,她那套黑色衣服在黑夜里就像匿踪(隐形,《星际争霸2》术语)了一样,我没力气了,而她仿佛还有很多力量一般,我不得不佩服她是个女中豪杰,这时,远处熟悉的网吧正发出诱人的霓虹灯光。

跟着她跑进了网吧,当然我进网吧的时候还不忘挑一个最偏僻的座位坐下,旁边有一个和尚在上色情网上得津津有味。情欲触动不了我的心,我把头高高抬起,她正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似乎找不到我,但没有走的意思,却是在我正对面的电脑旁坐了下来。

噢,她也有这么大的雅兴?我有几分惊讶。

 

4

我开了电脑,忍不住双击了《星际争霸II》的图标。最近全球流行着打《星际争霸II》,这是暴雪娱乐最新发售的游戏,国内也只有港澳台地区才有得卖,而且还很贵——525澳币一张碟,这是谁都不愿意接受的。我买它回来,也是出于一时的冲动,冲动是魔鬼,这是很有权威的话语,但没办法,想玩,就这么简单,当诱惑来得太大的时候,你想抗拒也抗拒不了。

游戏运行,单人对战1V1模式下,服务器为我分配的对手是一个叫婉豆公主的选手。

她用的是神族,我毫无疑问用的是虫族。对付一般的玩家尤其是青铜组排名的我是用最早期的打法的,对付虫族以外的对手,当造够14只工虫以后就选择开裸矿或造孵化池,我不会再8工虫就立刻放孵化池然后造小狗一波Rush他们,因为这一招用多了会厌倦,有时对那些刚上手的玩家们,这显然就是一种虐待,尤其在对付一个女生的时候。

这次,我选择了本人最早期的打法,当造够14只工虫以后就放下孵化池,够300晶矿以后就在门口旁边开分矿。这幅地图是废料处理场,基地隔壁的分矿的优势是易守难攻,因为分矿的另一条出路有一块大石头。我在基地门口开了个矿(对付女生嘛,为何那么不留情?单矿打她双矿就行啦!)开分矿的同时放下一个汽矿,我不打算造小狗流,因此选择了造蟑螂巢,打算用一波蟑螂rush她!蟑螂巢造好了,我不断造蟑螂,同时分矿开始运作。前期用蟑螂进攻其实也算是比较完美的,如果是微操好的话,六只蟑螂就可以消灭接近十个狂战士的了。稳固好前期地面防守,我便按步骤在分矿处狂造工虫,心里就一直想她未必会出太多兵骚扰我吧,因为女生毕竟是女生,女孩子为人温柔,对宠物温柔,对男人温柔,更何况是神族那些高大威猛的狂战士?我不相信她会让那些高大的男人死在我的“宠物”的酸液里。我的心是紧张的,虽说我对女生已经冷淡,但心对异性的接触欲还是很强的——我很想和她聊天,更想和她做朋友,其实这就是我现在心里所想的。于是我一边玩就一边向她发信息。

Scardle(我的ID):你好。

婉豆公主:hi。

婉豆公主:我是女生。

Scardle:我看得出。

婉豆公主:怎么看得出?

Scardle:你的名字。

婉豆公主:哦哦

Scardle:你是哪的?大陆还是台湾。

婉豆公主:大陆。

Scardle:我也是。我新手,不要见怪,切磋切磋。

聊到这里,她没有再回答我的话了,或许是她专注于游戏的缘故吧,尽量避免着外界因素的干扰。我看出她的心情,所以就没有再发信息,但手还是不停地发抖着,看来我始终放不下心来,为什么我会这样子?我不知道,似乎这个“不放心”是发自潜意识的,人的潜意识是无法为意志所改变的,这就是为什么催眠术可以控制人的表意识而不能控制潜意识的原因了。我是个善于忍让的人,所以我可以忍让那份不放心的肆意放纵,可是忍让也得有个度,这场比赛我也似乎忍让得太多了吧。。。。。。我的忍让居然让她“放肆”了起来。我紧张过度,害得自己的虫宝宝们的巢穴后天发育不良,地面防守做得十全十美,就等着最后一只蟑螂出来了就rush的,可对空却高度发育不良——除了皇后之外无一个兵是对空的!当看见她只用两架虚空战舰像烧焊一样把我的皇后和工虫活活焊死,然后是主基地,接着是蟑螂巢,而后孵化池。。。。。。我的基地全没了,她就心安理得地用着她的男人们杀我的分矿,把我的虫族给和谐掉。。。。。。

羞死人。。。。。。居然输给了一个女生!我抓狂,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我真的过不了这婉豆公主的关了,虽然我还算不上什么英雄。看着她的男人在我的基地里拿着光刀做伸展动作,我只好打出个GG,然后把心转到了聊天上。

而这时,她却发来了一条让我出乎意料的信息。

婉豆公主:你怎么就不狠一点?对女生应当让步,难道你们每个男生都是这么想的吗?

婉豆公主:既然狠心是你的性格,为什么一开始就不对我狠下心来?反而对我这么好,到后来就这么对我?

婉豆公主:难道我真的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差?难道我就比不上你的新欢?

从她一连串的信息里,我感觉到她的情绪很激动。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发出这样一些信息来,但见她好像在伤心着,便只能回复她。

Scardle:因为。。。。。。

我一时找不到回答她的话。

婉豆公主:因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我太幼稚,像个三岁小女孩?天天沉迷游戏,而且还很任性,胃口还很大,喜欢喝酒,花钱奢侈,要你请吃自助餐还要请上300元一个人的。你不喜欢我这种性子,为什么就不吭声?我知道的,你的助手偷偷地告诉过我,既然你不喜欢我这样,为什么就不直接告诉我?

我感觉这一刻我身处的不是网吧,而是夜色弥漫的湖边。人家说湖边既是情侣浪漫的地方,也是他们分手的地方。我站在湖边,婉豆公主仿佛站在我对面。

雨,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沙沙的雨声听起来显得是那么的悲戚,就像她现在的哭声一样,淡淡的街灯,放出的光线在扭曲,她酸楚的泪水正不停地从眼睛里滑落到脸上,变成了一条条扭曲的泪痕。

周围很静,一个人也没有,初春的季节,十点钟的校园依然寒冷,学生们都躲到宿舍里冬眠,即使是上演色情片的情侣也都纷纷跑到校外的旅店开房去了。

整个校园似乎就只有我和她。

婉豆公主:你说啊,你还爱我吗?为什么不说话?

“爱。。。。。。”我的声音很小,几乎连自己也听不见。

“什么?爱我?爱我为什么还要找她?”

“我。。。。。。”我想回答她,可这时声音却哽咽住了。应该说我根本说不出任何话来,不是因为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而是她的激动让我想到了一些问题,是关于爱情的抉择的。我顿时发现在“爱与不爱”的论题上,我是那么的懦弱,曾经有个女孩在网上叫我和她拍拖,可在那一瞬间我居然找不到任何的决定,依然犹豫不决地看着她发出的一条条亲昵的信息,结果当然是无可非议的,因为我的犹豫不决,她放弃了对我的追求。

“那么,我们还是朋友,是不是?之前的誓言我们还会铭记,我们许下的愿望还会实现,是不是?”

“你说是,为什么之后竟当着那个女孩的面当面打我?难道在你心里已经没有了我的存在了么?你这个懦夫,我人生最大的悔恨就是爱上了你这种人!”她说完这句话以后,便痛哭着转身离去了,我看着她雨夜中渐渐远去的身影,直到消失,虽然不知发生的到底是什么事,而心却莫名地倍受煎熬,仿佛真的失去了一个心爱的女孩一样。

我闭上眼睛,望着没有繁星的天空,冰冷的雨打落到我脸上,它们肆无忌惮胡乱地拍打着我的脸。我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寒冷了,是她离去的空虚感使我失去了任何的知觉了么?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回到了现实,婉豆公主已经离开游戏了。

网吧,永远是光棍们的港湾,周围隐隐的游戏机声不断,显得那么紧张刺激,可是沉醉于虚拟世界的人们又怎么会理解两对恋人分手的时候的心情呢?

我摘下耳机,躺在椅子上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沉思刚才的情景。对面的她仿佛在哭泣着,因为这时候我也听到了隐隐的哭泣声。

今晚是一个奇怪的夜晚,仿佛戏剧一般,开头的喜剧最后竟变成了一场悲剧。不知道爱情是不是就真的如戏剧一般,初见时甜蜜,最后的收场竟是悲戚?为什么爱情不能完美?这些,或许我是暂时不会懂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