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巫 guó 度

乌龟公墓~~~~

 
 
 

日志

 
 

(原)我的星际女友(Chapter 1)  

2011-02-01 02:42:20|  分类: 个人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

阳光变得温柔的时候,我知道夏天已经过去了。

              —————苏德

我叫苏加德,很多人都会想到女作家苏德,可我没她那么厉害,虽然我也是写文的。

今年的韶州异常的冷,虽然只是秋天,但却如初冬一般。

早上醒来,我双脚一抬起,然后往前一蹬,整个人便从床上弹了起来。今天和平时一样,我一起来便拿毛巾牙刷洗簌,然后穿衣整理着装穿鞋,提着一个书包就开门,坐在楼梯的扶手上滑下了一楼,从扶手跳下来的时候还不忘来一个空翻站稳在地上。

在楼梯口打扫卫生的清洁阿婶也忍不住对着我拍手掌称赞我好功夫。我自然就英姿飒爽地抬头望着太阳还没出来的天空一边走路。公寓门口的阿伯还在孜孜不倦地拉着他的二胡,是在拉着麻枝准的《小小的手心》,我晕死,多少岁了还在追着日本动漫,不过还好,我总算也听到了二胡版的《小小的手心》,虽然调子显得很凄厉,但这毕竟是二胡的风格。

现在是凌晨六点半,车路几乎一个人也没有,偶尔会有汽车经过,一阵狂风过后卷起路上的千堆纸,清晨的时候看着空旷的车路,一张又一张的白纸在飞,容易让人联想到清明节人家烧的纸钱,那些纸钱飞得让人心寒,犹如在空中飘荡的冤魂,汽车驶过的轰隆声是它们痛苦挣扎时发出的哀嚎。

我想这样的哀嚎除了在车路上容易让人联想得到之外,在实验室车间里同样也能够联想得到。

“梁继敬,过来!!”我清楚地听到郭靖郭大侠的喊叫声,不,是我刚走到离车间还有十多米远期间还有数间课室相隔的地方就听见了。郭靖是我的论文导师,当然他不是金庸《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只是同名同姓而已,不过我不妨说,他的确有着郭靖一般的武功,在整个院系里就因为他有了得的功夫而让所有认识他甚至是听过他名字的人都闻风丧胆!试问,一个横踢就能把石碑踢得粉碎的人,有谁不害怕?就连空手道跆拳道的高手也未必有这个能力!

院系所有的学生都很怕他,跟他做毕业论文的我们就更不用说了。

郭大侠的吵闹声比舞台上的喇叭声还要厉害,他的吵闹功夫也是有名堂的,名曰“狮吼功”,想起他的这招功夫,我一边跑额头上的冷汗就一边地冒出来,离上班时间还有30秒!一旦迟到的话,后果就是吃一记他的狮吼功!这一招很厉害,你看过周星驰的《功夫》就知道它的恐怖了,现在那个所谓的梁继敬就是受着他的这一招功夫。

我清楚地看到手表上的时间正来到6点55份30秒,也就是说,我能否保得住性命就看这30秒内能否出现在郭大侠面前了!

我的脚步很快,已然忘记了自己现在的位置在哪里,直到看到被郭大侠的狮吼功震得七窍都流着透明液体的梁继敬正躺在门口嘴里还含着一大口唾沫的时候,我才庆幸我没有迟到。

虽然说没有迟到是一件好事,但工作的时候受他的气也未必见得是好事了。

我进了车间,按照习惯和工作的同学们打招呼,他们都在干活没有理睬我,我拍了拍某人的肩膀,他便目无表情地瞪着我然后继续干活,而当梁继敬满脑子眩晕地走进来的时候,他们便纷纷把他扶到凳子上坐下来还拿纸巾抹嘴。妈的,对其他人这么好,对我就像不存在一样!我鄙视他们道。

我的工作是负责为同学们生产出来的果汁进行干燥处理,也就是把果汁液体转化成冲剂,这道工序的名字叫做果汁喷雾。

衣服刚刚换好,那个负责般果汁液原料的阿姨便来了,黄色的柠檬汁装满了一大罐,按照常理要把这一罐柠檬汁全部转变成冲剂,需要花一整天的时间,包括晚上!

郭大侠叫我负责这份工作的时候,他和我说话的情景历历在目:“你给我听着,每天必须把我要你做的活儿做完才可以离开,不然你就别想着第二天有好日子过!”

——天,今晚我又要11点才可以下班了!我抱怨着自己的运气不够,更抱怨自己为何不长得帅些,不然老师就会因为看我看得顺眼而把我安排干其他轻松点的活儿,和我一起干活的那些同学干的都是轻松活,下午5点多就可以回去了。。。。。。

“天啊,为何就我这么命运不济!”

“喵!”就在我双手按着后脑勺像个罪犯一样低着头蹲在地上哀叹人生的时候,啾啾突然从喷雾机器的顶上冒了出来,跳到了我的头上。

 

6

“嘿,你又想什么了?明知郭大侠天天要你做这么多工作,你就老是胡思乱想趁机偷懒,你再不做的话恐怕今晚又要11点钟才回家呢。”啾啾说道,它是一只猫,但居然会说人话,真是一件比世界怪事包括世界十大未解之谜还要怪的事。

我认识它是在某天晚上。

那天晚上夜深人静,车路上的白纸在空中飞起来,偶尔吹来几阵寒风,白纸就像鬼魂一样飞得越来越高。

我蹲在路边的草堆旁一边看报纸一边等公交车的到来,但不知是不是太晚不会再有学生乘车的缘故,那个司机把公交车停在某个站以后就没有再开来了。我等得发慌,无意中看到报纸上一则新闻说某某名人在车路上被急速驶来的公交车撞得血肉横飞,最后伤重不治,撞的地方刚好就是现在我所在的公路上,时间是当天凌晨时分,报纸上还有那个名人的遗照。看到这里,我的心不由的发起了寒意,这时一阵冷风吹过,我经过剧烈的颤抖之后不知是眼花还是什么一只公猫正把头挨在了我的裤袋上,还不停地咬我的裤子。我看着这只猫的眼神,便想起了报纸上的那个名人,它看见我在看它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瞪着我,就和遗照里的名人的眼睛一模一样,我连忙吓了一跳,深度怀疑自己今晚是不是撞鬼,但是这并不是让我深感极度恐怖的地方。就在这时,我居然听见它说了一句:“我要吃鱼!”起初我怀疑我是幻听,猫说会人话除非它是宠物小精灵里面的喵喵怪,但当我再次听到它说“快给我吃,那烧鱼!”的时候,我就相信今晚自己的确撞鬼了!我侥幸自己没有什么心脏病之类的病史,不然我肯定在此时此刻此地点命丧黄泉。

“干嘛,猫会说人话很怪吗?”它反倒问,“尼斯湖水怪、UFO都被人说到见怪不怪了,猫会说人话很正常啊!”

我再次被吓倒,我怀疑我在做恶梦,于是狂用手捏自己的脸皮,可当我发现我不是在做梦的时候,我只好承认今晚在这个荒无人烟的郊区公路上的确遇见了一个新朋友,虽然是一只猫。

就这样我们俩就一直地蹲在草地上,我在看报纸,它便把头凑到我这和我一起看,嘴里还叼着我今晚买的烧鱼。我不知道认识这么一个非主流朋友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因为就在我看着报纸上的一则车祸新闻看得聚精会神的时候,我听到很无礼貌的声音。

“喂,死乞丐半夜三更的你蹲在这里干什么,拉屎啊?!快给我滚!”我抬头一看,那是一个巡逻的保安,嘴里还叼着一根烟,满脸红通通的,看来他是喝醉了。

他肯定以为我是社会青年了,因为当地人最鄙视的就是社会青年,因此保安便趁机会还想再骂我几句,而就在他正要出口骂人的时候。

“对啊,我们在为枯草施肥!”猫说道。在这之后的情景我想我不用多说了,那个保安要么就是发疯,要么就是被吓跑,我多期望他会选择发疯,因为就在他被吓得慌忙地逃跑到公路上的时候,一道很强的光芒带着刺耳的鸣叫声突袭而来,把那个保安撞得在空中做了个华丽丽的1080度转体而后稳稳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嘿,朋友,你还没自我介绍呢。”我淡淡地问。

“还自我介绍什么,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保安先生是怎样做空中飞人的?”猫淡淡地说道。

“看到了。”

“你感觉这样的情景可不可以成为一个逼真的电影片段?”猫问。

“不可以。”我说。

“为什么?”

“因为这个片段逼真得足以吸引警察过来。。。警察来了,快跑啊!!”我不顾三七二十地往回家的方向跑,身后跟着的是警车的爆鸣声,还有那只公猫。

我回到家的时候正好是凌晨零点,刚关上门正要坐在床上喘气时便听到了猫在说话:

“兄弟,你也挺能跑的,这么远的路程都可以跑得到,想必你是长跑运动员吧。”

我诧异地看见猫正舒适地躺在我的床上,“那又怎么样?你快点给我滚下来,我的床可是干净的!”

“用不着那么凶,大家都是雄性动物。”它跳了下床,说:“刚才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我们还没有自我介绍,你叫啥名字?”

“苏加德。”我说,一边说一边从柜里拿衣服洗澡。

“哦,苏加德,和苏德就差一个加字,哈哈。”

“你就别废话这么多了,想吃什么就说,吃完就走吧,我还要冲凉!”我不好气地说。

“干嘛这么凶,要不是我,你早就被那个保安骂得狗血喷头!”猫说。

“谁说我会骂得狗血喷头,我还没反击而已!”我说。

“哈,没反击,他这么骂你你都说你还没反击?要是其他人被无端端地说成是乞丐早就站起来把那个家伙给揍得变猪头了。”猫笑着说。

“我才不管你!”我说完,便冲到冲凉房里去。”

“嘿,我还没介绍啊,你叫我啾啾就行,我现在找不到好人家收养,就暂时住在你这吧,我会替你捉老鼠的哪!”啾啾说道,它就像人一样说得信誓旦旦,呃,它应该算是人了,可每天却只会吃,吃完就睡觉,全世界的人都醒过来了它还在睡。。。。。。

从这一天起它便成了我家的一个成员。

 

7

“喂,大哥,还在发呆干什么,快干活啊!郭大侠来了!!”啾啾趴在我的头上不停地扯我的头发。

可我出于厌倦了这个工作的缘故,无论啾啾怎样提醒我我还是无动于衷。

“喂!”他还在叫。

我却装得一副很放心的样子说,“你吵什么吵,郭大侠今天到别处开会去了,你就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好不好,给我发一下呆也行啊。”

“发什么呆,你再发下去今晚又要11点回家的哪,喂喂,别这样!”啾啾的话还没说完,我便把它抓起来把它的头按在了水里。水冒着气泡,它在拼命挣扎。

“嘿,怎么样,游冬泳的感觉还不错吧。”我笑着说,把它拉了出来。

“游你个毛,你可知道我是一只猫,不会游泳。咳咳。”它在咳嗽。

“所以我就教你游啊。”我说,然后走上喷雾机器的楼梯上,这时,电话响起来了,是那帮堕落的音乐学院学生,看来麻烦来了。

我刚接电话,就传来了那群家伙的类乎恐吓的声音。

“喂,师兄,这么有空接我电话啊,哈哈。”雷哥说道,他的声音就像雷电一样一出声就可以轰死人,我被他这么一轰差点从楼梯处摔下来。

“。。。。。。你找我干什么??”我不好气地问,他一个电话过来估计又要找我出去帮他们忙做事了。

“没有,只是想找你帮一个忙而已嘛,就是。。。。。。”

“帮你打机,是不是??”我说,他还没说到最关键的地方我就知道他要我干什么了,因为他每次找我的动机都是这个,没其他。

“哈哈,果然是师兄啊,只有你才知道我的心!”他大笑起来。

他说叫我帮他打机,其实是要我过去帮他和他那几个同学组成的小《星际II》战队打赢某个战队,他们战队有四个人,都喜欢打《星际争霸II》,还为战队取了个非常有霸气的名字叫霸王龙战队,可打了半年多水平其实只在联赛的白银组排名,明知道自己打不过人家还故意在其他战队面前夸自己很厉害,打赢了人就鄙视人家说人家很屎,殊不知那些胜仗其实都是我代他们打的。我就像是帮他们取胜的工具一样,他们一见到很强的对手就立即叫我过来,打赢了连一分钱奖赏都不给我,说请我吃饭可每次都找借口说战队暂时没钱周转,于是说请吃饭请了半年都还没有请到。

我清楚记得认识那“四人帮”和认识啾啾是同一天晚上。

那时候我刚下班,心血来潮路上就顺便到网吧和《星际II》粉丝们打几场对战。

网吧很热闹,玩的人大多都是有自己的战网帐号的,我选择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然后登陆自己的战网。热闹的不仅是网吧,我的战网好友栏目里面十个人就有七个在线。我选择了一对一的对战,系统为我分配了一个用人族的对手。这段时间《星际II》用人族的对手比较多,或许是战斗优势上介于神族和虫族之间吧,尤其是那些打了兴奋剂的机枪兵配上坦克,操作好的话虫族和神族的近战部队在他们面前也只是浮云。不过,我不怕他们的机枪流,所谓一物降一物,我用虫族,对付机枪流的最好方法就是——毒爆虫!

我对战的地图是萨尔纳加洞穴,一看就知道对手不算强,或许是我所属的小组属于中等水平小组的缘故吧,他没有骚扰我,也是个保守的家伙,这让我发展经济也发展得比较放心。我开了二矿,造了十多条小狗放两只到萨尔纳加塔上留意人族的动向,然后狂造农民,提升狗速,这一盘我就打算用小狗加毒爆把人族给GG掉!当我下了这样的决心开始经营我的战术的时候,对方的十多个机枪兵开始进攻了!还好,我的毒爆虫巢已经成型,我马上在二矿较隐蔽的地方变毒爆虫,以防对方的卫星侦察到我有毒爆虫,然后就一味出小狗。对方的机枪兵终于袭过来了,可没发现我的毒爆虫正在往他们的方向杀过来,我的小狗死了很多,但他的机枪兵却被我的毒爆虫炸得全军覆灭!在这样的情形下其实胜负已经分了,我继续狂造一大堆小狗往人族基地推,同时变十多只毒爆虫出来,对方也开了二矿,还造了一个地堡,我的小狗往前把防守的机枪兵来了个围杀,同时毒爆虫就上去把地堡给炸掉,眼见他的机枪兵被我的小狗逼到了绝路于是不得不把农民也叫出来帮忙杀狗了,但在这种情形下的农民起义对防守是一点用都没有的,我的小狗继续推进,一堆又一堆小狗杀过来,人族的分矿农民全死于是他不得不打出个GG了。

我摘下耳机,系统奖励了我24分,这也太少了吧!不过好过加18分,呵呵,我笑了出来,休息了一会儿开始第二盘游戏。

这一次对手是神族,地图是失落神庙。游戏开始了,我使用的虫族出生在地图的十二点钟方向,神族则在三点钟的方向。我的农民侦察到对方出了双BG(兵营),这就说明他想一开始就用狂战士rush我了,抵挡的最好方法就是出一些蟑螂,我马上放下了一个气矿,出BR(蟑螂巢),预防万一还放下了一个防塔。对方造了五个狂战士就冲过来了,不过因为我有蟑螂他还是把兵退了回去。我的王虫侦察到他正在建造BY,然后还放下了两个BG。哈哈,想用蜘蛛流?(就是追猎者流,因为追猎者像极了魔兽里面的蜘蛛)。我立即在门口处放下了一个分矿,把防塔也放了下去,然后全力发展经济。虫族有一个缺点,就是对资源的需求量非常大,因此在单矿的情形下在中期是很难支撑的,而当经济发展上去以后,它的出兵速度却是惊人的。我不停造农民,同时造一波小狗占住了临近对方基地的萨尔纳加塔,这时候基地升级完成,我放下飞龙塔,用飞龙把对方压制住。五条飞龙出来以后,我立即骚扰对方的经济,这时神族在门口开了一个分矿,但没关系,他开了分矿出兵速度肯定会有所减慢的,我杀他的农民,蜘蛛过来防守我就改方向骚扰他的主矿,不断地来回骚扰,同时我不断造小狗和增加飞螳,在其他地方开分矿。当小狗的量足够以后,为防止对方的哨兵,我另外出了些刺蛇预防万一。但这时候,对方在农民那里放了防塔和几只蜘蛛,我骚扰不到他的农民,OK,我就骚扰你的其他建筑好了。我知道这时候他肯定会不停地出蜘蛛,因此趁我有很多钱我就发展科技出寄生王虫!我的一波兵就这样子,一大堆小狗、飞龙、十只左右的刺蛇还加四只寄生王虫!这样的兵力在混战里面是很有优势的,因此在地图中央的血战里面,神族的蜘蛛流被我打得不成人形,哨兵的力场也无济于事,最终对方以全军覆没打出个GG而宣布战败。整场比赛虽然他进攻的时候也有凤凰战机,但还是敌不过我这一波攻击。对战结束之后,我看回了录像,猛然发现原来我这一盘打得也很疏忽,在中期的时候对方放了一个OB(侦察者)在我分矿那里我全然不知,而且骚扰的技术还不算好,其实飞龙骚扰这一环节当我把对方的兵骚扰得一片乱的时候,我把所有的主力迁移到临近对方基地的地方,然后趁对方的兵在基地追打我飞螳的时候偷袭对方的分矿,这样对方就崩溃得更快了。

今晚胜了两盘,还好,下班拖着疲倦的身体还能够赢,看来我的技术又有所提升了,哈哈。

我正在大笑之间,恍惚感觉身后有很人在看着我,不是有几个人而是有很多人,其中有四个就是一脸大学生模样的,带着黑框眼镜,一副小孩子的样儿,无论你的头发搞得怎么样,是爆炸头抑或一脸金毛,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显然他们是这里的常客,因为我有好几天晚上都见到他们。他们的目光瞪着我的电脑屏幕不放,等我打完两场对战以后就叫我看看对手的小组排名,对手竟然是是钻石小组?他们很惊讶地叫了起来,然后就四人同时同刻张开嘴大笑了起来。起初我很莫名奇妙,而当我发现他们的笑中带着某种阴谋诡计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麻烦来了。那四个人中排头的穿得一身很窄小的衣服的一开口就对我说了一大串“甜言蜜语”。

“嘿,朋友,也是大学生吧,我也是哦,难得这么有缘分见面,我叫阿雷,叫我雷哥就行。看你的一身装扮,肯定是有钱人家吧,哈哈,不过放心,我可是好人。大哥你可是哪里人?”那个所谓的雷哥一边笑一边对我说。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动机,但问我是什么地方人,告诉他也无妨,反正大家都是学生。“韶州。”

“哈哈,大哥,都说我们相见就是一种缘分,我们也是韶州人啊!来,先握握手。”他的样子显得很热诚。

“幸会,幸会。”我和他握了手,然后他就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把我当作他最好的朋友似的说:“大哥,你刚才这两仗打得很厉害哩,看到大哥你打得这么厉害,我们四小弟都佩服佩服。”他的目光忽然移向了天花板而后叹了一口气,仿佛在对着蓝天发出感慨,“唉,都怪我们学校的学生很多都不喜欢玩《星际II》啊,整天就谈DOTA,害得像你这样的高手被沦落到乡间的网吧,和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对战。”

我想他在学校里肯定是个泡妞大王,还好我不是女生。

他还在感慨,而且背对着我越走越远:“我们活在一个不被人所理解的星际世界里,但是我们的世界,有我们的精神,这金字塔的顶端只能站一个人,你站不上去,就意味着失败!”

这句话我听起来很耳熟,模糊中记得它是从《电竞之王》这部电影里面取出来,把它套在《星际争霸》里面的。不过他这些话也挺有道理,学校的学生们玩的都是DOTA,读了四年大学所谓的IT文化节电子竞技玩的都是魔兽,就没有留给《星际II》一个席位,连一个小小的位置都没有!不单是我,在这里所有玩《星际II》的人都被学校埋没了,没有人玩的游戏,这些玩家的下场也只能不受众人赏识。现在,难得有那么一些人能够看得起我,为什么就不为止兴奋呢?我心里想道。

就这样,在他的“诚意”的感动下,我被哄得脸发红,于是应了他们的要求帮他们打游戏,而且还打了很多盘,帮他们从白银组打到了黄金组,他们就聚精会神地看我打,我全然忘记了时间,等我忍不住说不想再打的时候,网吧上的时钟已经到了10点20分了。

——天!还有半个钟头就没有公车了!我连忙从座位上跳出来,临走时慌乱地从口袋里掏出钱付给老板,然后以加速到无限接近光速的速度往车路飞去。。。。。。

这四个家伙老是找我添麻烦,之后的日子,他们每隔几天天就会邀请我过去教他们打机,美其名曰邀请,实则就是占我便宜,要我替他们打比赛帮他们战队扬名。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是常人言语里面的一句经典,但在他们嘴里,世上是有免费的午餐的,我就名正言顺地成为了他们提供免费午餐的工具,帮他们打比赛前他们说赢了就请我吃饭,谁知道打完比赛之后他们就开溜,甚至试过几次他们忘了付上网费老板就抓住我要我帮他们付钱。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已经一个多月了,唉,谁叫我是个老实型的男生呢?每次都被他们一句又一句的好话哄上门,他们哄我的话我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第一次赞我是高手;第二次说赢了就立刻请我吃西餐;第三次说赢了就请我去广州的长隆乐园玩;第四次说得更离谱,他们其中一个人有个亲戚是GSL中国区的负责人,可以帮忙在韶州布一个赛区,给我机会参加GSL比赛。。。。。。屁咧,如果我有心想参加GSL,即使赛区在北京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飞过去参加!。。。。。。第八次之后他们似乎找不到好借口,于是就哀求着说战队被其他战队欺负我要行侠仗义拔刀相助;第九次就。。。。。。

我就这样为他们做着义务劳动,倘若我是个女生多好,又或者那四个家伙是女生,那为他们无偿付出也自然幸福一些。

——可是事实他们偏偏是男生!

这一次是第十次,但这次我真的忍无可忍了,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帮他们,不然过后就要被郭大侠毒打毒骂!

“我没空!”我坚决地说道,就像坚定不移地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样。

“怎么嘛,师兄,今天怎么这么火。”他笑着说,带着女孩子一样的撒娇语气。

我不理他,他这样的语气不知在我面前用过多少次了。

“哦,我知道啦,是不是你们的郭大侠?怕他干嘛,他今天不是去开会了吗?下午才回来啊,趁他不在,过来帮我们啦,不然我们战队输了就再也没脸面见人啦。。。”说完他哭了起来(当然这一声哭是扮出来的),雷哥这个家伙扮女孩子最厉害,当然,90后的人就是喜欢伪娘。不过,我也有几分惊讶,他怎么知道郭大侠开会的?

我还是不理睬他们。

“大家兄弟一场,是不是还计较之前欠下的吃饭费、长隆旅游费、GSL报名费、网吧的上网费、挨郭大侠揍的医药费。。。。。。这些小费我们迟早会还你的,只是欠了一个月而已嘛。”

我就是不理睬他们,还准备把他们的电话按掉。

“好,OK,那我们靠自己吧,之前辛苦师兄的帮助了,拜拜~!”

我就等着他们挂电话,好发泄我几个月来埋在心里的愤恨!

“还以为师兄会来,我们今天特意介绍了一个女生给他呢,听说她很喜欢看师兄的小说的。”,“唉,算啦,他不会来的了。”电话那一边传来了他们的议论。

“什么?!真的吗??”我仿佛被电击了一般,浑身麻木了十多毫秒,然后在小于五毫秒的时间内在电话里大声问他们的话是不是真的。

 “是啊,她说想见你呢,我千哄万哄才把她叫了过来的,你不是说想要女朋友的吗?快点来啊,不然等一下她走了你就没机会的啦!”他们不好气地说。

“嘿嘿,就是师弟知道我的心!”我挂了电话,忍不住甜甜地笑了起来,心里还称赞他这么会哄人。

我正要动身,这时,啾啾跳过来拦住了我:

“嘿,小苏,你又去帮那群不务正业的家伙了?”

我的脸很兴奋,不,应该是全身上下都很兴奋,包括小弟弟,这股兴奋促使我无视了啾啾的劝告。

走出了实验室,啾啾见我不听它的话,便只好无奈地跳到了我的头上(它已经习惯了爬到我的头上了,我也习惯了被它骑在头上),“我也要去!”

 

8

又是那家熟悉的网吧,老板专心致志地看着某个小孩打《星际II》一边抠着鼻屎。

 “小苏。。。你不是说发了毒誓不帮他们的吗,怎么要来呢,唉,今晚我又要11点钟才能走了,我亲爱的美美啊,今晚的约会又要改期了~~~~~~”

“唉,猫大哥,他们介绍女朋友我认识啊,我机会来了,你没听过吗,机会来了就要抓紧的,你不也是抓住机会才泡到那只母猫的!”我一边走进去一边说。

“不是这个问题啊,唉,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郭大侠找你你可别怪我啊。”

“放心吧。”我笑着说,凑到了那几个家伙旁边。

粉红色的上衣加牛仔裤穿得很苗条的雷哥,爆炸头的忘了叫啥名字的两个师弟正看着光头的阿兵对战。

阿兵用的是虫族,他正在被对方虐。地图是萨尔纳加洞穴,比赛开局,阿兵出生在七点钟的位置,对方的人族在一点钟的方向。一开始,阿兵的工虫探测到了人族基地建了一个兵营,以为对方出的是常规的机枪流打法,谁知等他14D裸矿开完以后竟发现人族在他基地斜坡下建了兵营把他的出路堵住了。阿兵焦急万分,整个人显然束手无策,他连忙在分矿那里放了两个防塔。

我连忙说:“阿兵,别在外面放塔,没用的,别想太多,建蟑螂巢攒几只蟑螂用高地优势破他的门再说!”

可阿兵反应不过来,一时间紧张过度操作出现错误蟑螂一出来就往基地外面走,一只蟑螂因赶不及拉回来白白送了给机枪兵。阿兵狂造蟑螂,虽然这一招可以破对方的战术,但他明显出蟑螂出得太晚,当他的蟑螂只有五只的时候,对方已经叫驻守在外面和地堡内的十多个机枪兵进攻了,结果当然就是蟑螂全军覆没,阿兵农民起义欲围杀可农民却死光了。毫无疑问,阿兵这一盘输了。

“阿兵,你出兵太慢了,还有你侦察不到位,你怎么可能会让人族成功在你门口建兵营的??”我百思不能其解。

可当我话音刚落,阿兵一让座雷哥就仗势自己高大把我推到阿兵的座位上,说:“苏大哥,这次就靠你了,三盘二胜,第一盘输了,后两盘可要帮我们讨回来啊。”他嘻嘻笑道。

“好了好了,但是记得哦,介绍那个女生我认识!”我对着他做了个要钱的手势。

“哈哈,做兄弟的言而有信,她现在就来了!!”他的话一说出来,我马上听到门口的地方传来了咚咚的靴子走路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